三月末,仍在前线坚守的沈长河收到了来自凉州陪都总统府发来的急电,要求他速回陪都,称有要事相商。

临走之前,话唠的莫里森神父再次找上了他,牛皮糖一样追在他身后恳求他带自己一起回去。沈长河刚开始并不答应他的请求,奈何这个金发蓝眼的白人青年活像一条真正的癞皮狗,软硬不吃、不达目的誓不罢休地粘上了他不肯离去,最后他也只得默许了莫里森的请求。

“将军先生,你真好看!”一路之上,这位大型犬一样傻兮兮的神父摇着他身后那条不存在的尾巴,大声用大洋国语冲他发着花痴:“哦!你简直就是美神维纳斯在人间的化身,我的上帝!”

他以为沈长河听不懂大洋国语,因此这话说得肆无忌惮大言不惭。沈长河既赶不走这只大号癞皮狗,也就只能硬着头皮装作听不懂大洋国语的模样,保持沉默。

莫里森这个人,如果没在夸他貌美,那么就是在向他传教。莫里森自己花自己的钱向军队捐献了一座医院以及大量财物,但他口口声声称这些捐赠是“上帝的旨意”,并在沈长河致谢时加以纠正、让他转而感谢上帝他老人家的恩赐。为此,沈长河曾问过他:“你让我相信上帝,那么上帝在哪里,长什么样?”

一向磨磨唧唧温温吞吞的莫里森神父这次竟勃然大怒:“胡说!上帝就是上帝,我等凡人当然无法揣测他的形貌——上帝,无处不在!你怎敢用偶像崇拜这种歪理邪说来亵渎我们的主!”

“……”沈长河摸了摸鼻子,嗤笑一声,不屑反驳。

他是真心觉得莫里森脑子有坑,但同时又并不讨厌他。对于上帝教,他虽然因为莫里森的原因很有好感,但无论如何也是不信的。作为一个朴素的无神论者,沈长河只知道左眼跳财右眼跳灾——如果左眼跳了他就信,如果右眼跳了……

那就去他妈的封建迷信!

所以,这一路上他只觉自己的右眼“跳”个不停,心里也就腹诽了一路的封建迷信误人不浅。被毒气侵蚀过的身体恢复的很慢,伤口化脓感染得厉害,但他不能在外人面前表现出一丝一毫的脆弱,只能咬牙挺着。

白承礼胆子小,着实被他那又恶心又可怖的伤口吓得不轻,以至于根本不敢着手去处理他的伤口,最后还是索菲亚胆大心细且毫不嫌弃地为他剜去了后背上所有伤口处的烂肉、并一一包扎妥当。由于她时常要为沈长河换药,因而在外界眼中两人也“越走越近”,两大美人的如影随形也让一些百无聊赖的军官和士兵多了许多茶余饭后的谈资,有的人甚至私底下把索菲亚称作“将军的宠姬”,肆无忌惮地大加嘲笑。

沈长河伤势沉重兼心情低落,完全不管下面怎么嚼舌根;但索菲亚却对此知道得一清二楚。可她并不在乎他们说什么。相反,她甚至还很高兴自己能和将军“相提并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海国列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若晨文学只为原作者苏一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一知并收藏海国列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