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论骰子掷大小还是铜板转正反,只要次数足够多,各项数据都会被抹平,输和赢将各占一半机遇。

拥有一十八次机会对比仅一次机会,除非神仙作梗,否则必胜。

可每一次的较量,输和赢依旧是一半对一半。正如铜钱连出了十次“字”,下一把出“纹”的可能性并不会变大。

正如万年前的人们热衷买彩票,根据以往数据的分布绞尽脑汁,计算下一把概率,纯属扯淡。

一两对十两,占便宜的地方不是每局输赢,而是价值扩大,出手机会多了。赢了则获利十倍,对方顶多获利十分之一,足足占了一百倍便宜。

信天游当然知道这些。

但对付土包子刘全,不需要如此深刻,有的是办法。

一听说关扑,竟然还是十两银子一把的豪赌,十两对一两的古怪规矩,街道立马以桌子为中心围得水泄不通。

赌博扭曲了价值,鼓励不劳而获,任何国家都会限制。即使在华国一手遮天的周平,当初也只办了一家乐游坊,没有遍地开花。

法外之地可不管这些。

马夫干脆不走了,立在辕子上伸长颈子,像一只鹭鸶。猎户不顾野味没卖完,把家伙胡乱朝墙角一塞,踮起脚。

买菜的或拎一捆小菜,或提溜一尾鲜鱼,往人堆里钻。却不知东西早被挤没了,手里空捏了一根小绳。

盛况空前,有诗云:

行者见关扑,下担捋髭须。少年见关扑,脱帽著帩头。耕者忘其犁,锄者忘其锄。来归相怨怒,但坐观关扑。

最搞笑的,却是一个货郎。

这伙计一半是被人潮裹挟,一半是自家想看稀奇。把横扁担改为竖扁担,左手抓住前面货挑的绳索,右手拨拉边上的人,也朝里面挤。

三个伶俐的混子见了,悄悄跟在后头。两人快手快脚把箩筐卸了,抬起就跑。另外一个用手往下拽住挑绳,跟随货郎同行,不让扁担翘起来。

可笑那货走出几十步后,把挑子放下,才发现后面的箩筐不翼而飞。茫然四顾,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端的是人山人海,热闹非凡。

先前凑趣的三个青壮不需要人请,指手画脚又承担起维护秩序的工作。不让众人挤太狠,把桌子掀翻了。

刘全站起身,弯腰将铜钱立在桌子中央,吆喝着旋出一团虚影。转得比信天游方才演示还快,“嗡嗡嗡”隐约有风声透出。

信天游坐在条凳上,屁股朝后撅,高大身躯佝偻着,下巴几乎搁上桌面了,眼睛一眨不眨死死盯住那团虚影。

哼,小样,这样就能看出一朵花?

刘全心里冷笑,只过三两息便一掌拍下,按住不动了。

信天游直起上身,双手拢到胸口又干搓了一阵,嘴巴里碎碎念叨。

半天才小声蹦出一个字,“纹”,随即改口道:“不对,是字,字面向上。还是不对,好像是纹……”

“直娘贼,哪座道观垮了,跑到这儿胡念经?到底是字还是纹,快些定夺,定下了就不能反悔。”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去天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若晨文学只为原作者我想我是海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想我是海带并收藏去天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