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流结婚了呢~

一想到这里,杜婉忽然就想要去看看那个人,会崩溃吗?还是——

坐在单人沙发上的女人下意识又看了眼自己单人床上的那位,觉得自己莫名的处在了一个十分微妙的时间里。

所以,借用了简因的关系,得到了一张婚礼的邀请函,她想去看看。

看看自己亲眼看见的故事,到底会有个什么样的结局。

婚礼在急促的时间里,有条不紊的安排着,走上高台的新人一如寻常,杜婉坐在台下,看着璀璨的聚光灯打在那一对看起来郎才女貌十分般配的男女身上,可目光却忽然顺着自己难得出现的直觉,看到了本不该出现的人。

意外的没有多么愤怒和悲伤,或者心碎,可越是如此,杜婉却越发开始生出一种无法克制的悲凄之感。

因为衣带渐宽,因为形容安静,因为他,默默的走了。

有那么一个瞬间杜婉觉得自己或许应该追出去,而她也在怔愣了瞬间之后,真追了出去。

她不知道自己追出去之后的想要做什么,可她追了出去。

人却没了。

有那么一小会儿,杜婉心中生出极大的恐慌,她害怕某一个瞬间,酒店里会传来某个客人或者服务生的尖叫,红的白的,热的冷的,像被献祭后的祭品,了无生气的呈现在众人眼前。

幸好没有。

可这样的结局...

走出酒店的女人,望着天空里代表着次日晴朗的漫天星辰,突然就特别的想哭。

她大概是这个世界上除了他们之外,不,是除了他以外,最了解他到底为了自己心爱的女人付出了什么的人。

可为什么这样的付出,却还是被人弃若敝履?

杜婉以为自己只是看了一场婚礼,可郁礼却觉得自己渐入佳境的婚姻再一次陷入困境。

家境殷实,父母恩爱,外表智商和能力相当的男人,一路顺风顺水,唯一的失败便是在感情上。

郁礼知道自己其实应该为此付上很大的责任,所以对方从前的私生活他鸵鸟似的,不看。

因为没有资格,可现在,他成为了她的丈夫,一切之前无法名正言顺去做的事情,都是名正言顺的。

他其实很后悔,他们之间本有个很不错的开始,勿论在哪一个方面都格外合适的男女,居然兜兜转转,还要用一种合作的方式,才能走回来。

可哪怕如此,他也还是不敢表露出真心。

谁让当初——

“喂,郁礼,你不是说喜欢高个儿的女生吗?咱们c大女舍的最高峰知道吗?那几个可真是,邱穗、覃宁、简因、杜婉,别说是个子,一个个儿的模样也是顶级的,不过要说的话 我还是比较喜欢杜婉,另几个要么太张扬了,看着邪性,要么比咱还厉害,再一个已经有固定男友了,没指望,就杜婉,看着温温柔柔的,个子也不是高得太过,一看就是宜室宜家的样子。”

“就是啊,女人啊,还是温柔点好,谁像那个覃宁下场打个篮球都能把你打成傻逼,这种女人谁敢追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局外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若晨文学只为原作者上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上山并收藏局外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