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来来,多放些醋。”看热闹不嫌事大,秦颂将盛醋的小罐放至姜扇碗前。

实在分不出神理会他,姜扇看着那碗绿色满盈的阳春面干咽了一口,迟迟不敢下筷。

“不用客气,要不再来点葱花?”

瞪了一眼得意忘形的秦颂,姜扇拿起筷子在碗里拨了拨,葱花顿时散在面汤中,他挑起几根没有沾上葱花的细面,不动声色的抬起脚,狠狠在秦颂头一次穿出门的新鞋靴上碾踩着。

秦颂正裹了满满一筷子面条塞进嘴里,右脚猛地被人踩上这么一脚,痛呼声堵着喊不出来,惊吓之余不说还意外咬到了自己的舌头,疼的他直拍桌子,眼泪花子霎时就涌了出来。

“烫到舌头了?”瑺菱停下筷子,问了一句。

“食不言寝不语,他废话那么多,怕是闪到舌头了。”姜扇笑道。

“唔唔唔……”秦颂含糊不清的说着什么,一边手也不停地夺过姜扇面前的醋罐,罐盖也来不及取下,就这么直接将整罐子的陈醋倒进了面碗中,罐盖子啪嗒一声掉进碗里,溅起的面汤将姜扇的衣裳染上了醋色。

气氛瞬时间凝住,在座的几人皆是停住了动作。

姜扇眼珠子一转有了个主意,打算低眉顺眼装个可怜,找瑺菱申冤诉苦替他做主。

“瑺菱你看他……”

模仿着林瑶枂低着头的姿势,姜扇稍稍抬眸,欲言又止的语气加上写满了委屈二字的双眸,瑺菱很快就败下阵来。

“他平日里已是很能吃醋了,再这样吃下去岂不是成了醋埕。”气已经消了大半,看着姜扇那可怜巴巴的模样瑺菱心中果然生出一股子不忍心来,可她又实在抹不开面子,只得干巴巴的解围道。

姜扇眼眸发亮,手下用力将长凳一拖凑到瑺菱身旁,收敛着呼吸,小心翼翼的试探道:“你这是不生我的气了?”

喝了口面汤,瑺菱不情不愿的回答道:“算是吧。”

如释重负,姜扇笑了笑,原本锐利的眼角眯成一条缝,完美诠释了什么叫变脸比翻书还快。他藏在桌下的手戳了戳瑺菱,变戏法似的拿出一对耳坠来,“方才瞧见的,觉得十分衬你便买下了。”

瞧着姜扇手心中的那副三珠耳坠,瑺菱捏了捏自己的耳垂,回忆着这是姜扇第几次送自己首饰,“你怎么这么爱买首饰?”

这可是他挑花了眼才淘来的宝贝,姜扇献宝似的将那对耳坠子捧到瑺菱眼前,“这儿也没你喜欢的弓啊剑啊的,我只好买些女儿家都爱的东西给你。”肩头一重,姜扇不用看便知是秦颂探头过来看热闹,“跟这么近做什么?”

秦颂十分委屈,他与姜扇坐在一条长凳上,分明是姜扇这个翻脸比翻书还快的家伙方才使了力气将自己连同长凳拖了过来,害得他险些摔下去不说竟然还倒打一耙,说得好似他乐意做跟屁虫一般。

秦颂皱着鼻子满是嫌弃道:“装乖卖惨倒是学得挺快。”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满战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若晨文学只为原作者粟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粟否并收藏满战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