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瞧见卫瑺菱这拙劣的女红,楚王竟觉得她更有了几分人气儿,不再是之前那般毫无破绽。

想起方才在众人面前卫瑺菱句句义正言辞,护短不饶人的样子,又看看眼前这个丝毫不慌张周旋有度的卫瑺菱,楚王非但没有觉得娶了这般女子进门是个麻烦反而开始期盼着早些达到春州返回玉叟城,他好向卫铎提议此事。

几年前的夏日猎上他就对卫瑺菱颇有好感,抛开兵权不说,娶了她却也是十分合心意的一件事。给个巴掌再给个甜枣,前头威严过了接下来该与她变得亲近些才是。

“别总是左一个臣下右一个臣下的了,本王听得头晕,以后在本……”楚王想了想,随后改口道:“以后在我面前不必再自称臣下,也无需殿下来殿下去的,怎么舒心怎么称呼便是。”

“殿下玩笑了,做臣下的怎能如此僭越。”

楚王听了不怒反笑,几声轻笑过后他反问道:“怎么这会子你倒变得迂腐起来了?”

“不是臣迂腐,臣只是担心若日后因此原因与殿下的亲兵再起了冲突,到时臣可就真的无法辩白了。”

不光嘴上不饶人还挺记仇。楚王笑意更甚,眉宇间的戾气浅了几分。

“罢了。我有意与指挥使做个朋友,也不必在这件上与你为难。”

瑺菱心中念着卫家军兵士们的伤势,显然有些心不在焉。她实在懒得再去费脑筋与楚王客套周旋,只低着头不答声。

楚王也看出了她心不在此,挥了挥袖子,道:“指挥使像是还有什么事情未办完,先回去吧。”

“多谢殿下。”

瑺菱低着头后退,直到出了院子这才拍着心口长舒一口气。

青色的袍角从高高的门槛上滑过,瑺菱的身影消失不见后楚王柔和的神色也随即消失。

来着上位者的威压再次从尖锐的眼角显露而出,“无影,出来。”

“殿下有何吩咐?”无影捂着被打掉了一颗牙的左脸,右眼高高肿起像个红色的大核桃。下半张脸就更惨了,腮帮子青青紫紫一团,下颌更是惨不忍睹,皮肤上渗出的一层红色血点子比方才更加密集。

见他这幅模样楚王更加心生不耐,“妄议边疆重臣,你可知罪?”

“属下不知。”无影低着头不肯认,忿忿不平道:“王爷太过抬举卫瑺菱了,区区一女子何德何能被称边疆重臣。”

楚王眉心一跳,气得将手中的扇子砸了过去,“怎么,你还不服气了?被卫家军打得不成人样,嘴上还是一样不知轻重!”

无影不敢再回话,只是心中仍满是不服气。他是挨了打,可他是输给了卫家军不是卫瑺菱。

“卫瑺菱身有战功,你如何与她比得?这般轻蔑她的话本王都说不出口,你竟然如此理直气壮。卫瑺菱是将来要做你主子的人,你待她不恭不敬,实在当罚。”

无影捂着脸,抬起头仰视楚王,“殿下您的意思是……”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满战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若晨文学只为原作者粟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粟否并收藏满战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