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大学才发现孟国伟当初说什么“大学就轻松了”、“等你们上大学, 就有挥霍不尽的课余时间”全是用来唬他们的。

临近期末,许盛在画室泡了大半个月。

他们专业得准备期末展,光是忙作品就得花上不少准备时间, 许盛比别人更忙一些,他课余时间找了间画室当兼职老师。

一般来说,画室很少请大一新生。

直到许盛把分数砸到他们脸上:“……”

这还管什么大不大一的。先抢下来再说。

许盛在画室呆那么久,要是还不知道怎么上课都对不起康姨,很快成了画室的活招牌。

这天许盛从画室回学校, 学校教室里人已经走得差不多了,只剩下一位理论上来说不太应该出现在这里的同学。

许盛倚在门口看了会儿, 笑了一声:“你到这多久了。”

邵湛坐在他的位置上, 手里拿着把刮刀,正在帮他刮颜料——这位爷走到那儿都是冰山学神,大一刚入学名号就从十几公里外传了过来, 但是估计没人会信这么一号风云人物这会儿正在给他刮颜料。

还刮得很认真。

他袖子折上去几折,垂着眼,把边上打开的颜料罐子拧了回去:“没多久, 不到十分钟。”

邵湛说完又说:“不是说还有一会儿才回来吗。”

许盛从边上拉了张椅子,他在公交车上睡了一觉,还没睡够, 半眯着眼说:“本来要评分,其他老师说明天再评,就提前回来了。”

许盛的颜料盒的只能用“惨不忍睹”四个字形容,颜料盒这东西每天都得用,一画就脏, 他又不是强迫症也没有洁癖, 根本没那个耐心每天整理。

邵湛帮忙弄颜料盒, 许盛刚好可以坐边上休息。

颜料盒收拾起来麻烦,把发霉的、干掉的、脏了的颜料一格一格挑出来,再分别加颜料进去,再把边角擦干净,总共36格,一收拾就是一晚上。

康凯以前让他改画,许盛试图让他整理颜料盒做交换,康凯倒退好几步,飞速移到门口:“我可以叫你爸爸,但是颜料盒你别想,就算是再好的兄弟也不可能帮忙。”

许盛看了一会儿,发现他男朋友现在都能精准地分清两种很相近的颜色了,颜料罐一拿一个准:“这些颜色你都记住了?”

“很难分辨吗。”

难啊,一般来说新手需要多对比才能分。

许盛感慨:“北大法学院的邵湛同学,你现在活得像美术专业的。”

邵湛指腹沾了一点颜料,几种不同颜色沾染在一起,他用边上的湿纸巾擦去一些,许盛低头看手机时间,刚好看到侯俊在七班班级群里问:“死亡期末,有没有人想死前上游戏浪一把的?”

谭凯:你胆子太肥了,不好好写作业,期末那么多作业还谈什么游戏……几点?我准时上线。

……

七班联系没断过,有了新圈子之后话题虽然少了,但是侯俊很会引导。当初入学第一个月许盛就收到一封感谢信:@盛哥,@湛哥,今天男生宿舍夜聊,都在谈当初在学校里犯过的事儿写过的检讨,幸亏有你们,能让我如此迅速地融入这个新宿舍,让我的高中生涯不留遗憾。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这题超纲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若晨文学只为原作者木瓜黄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瓜黄并收藏这题超纲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