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天过去,七天过去,十天过去了,没有一点樱子会出现的动静,也没见到吾平那样的男人。功兵卫下了决心,他把大致情况告诉了横目付的堀三左卫门,请他帮忙寻找樱子和吾平。堀给町奉行联系了一下,回答说会尽快找出那两人来。

然后第三天的晚上,堀三左卫门前来汇报。功兵卫将他迎进了自己的房间,隔着火盆和他对面坐下。

“今晚是个明月的日子。”堀说,“外面亮得就像白天。”

功兵卫只是点了点头。

“您所寻找的那个女人,所在明白了。”堀压低声音说,“不是在伊势屋,而是在伊势屋边上的杂居旅店津田屋。”

“原来是在旁边,可能是她记错了。”功兵卫说,“那她现在在做什么?”

“死了。”

“死了。”功兵卫无言。

“十三天前的晚上,说是脑中风死的。”

那么就是在佐野屋见面后死的了,功兵卫心想。但是真的那是樱子吗,吾平又怎样了呢?他心中留下这样的疑问。

“听说男人也是住在一起的,”堀继续说,“那种旅店的习惯,登记册也不正确,女人说是英子,男人是吾助。”

“那男人怎样了?”

“听说和另外女人私奔了。”

英子和吾助,一定是他们了。据堀三左卫门所说,两人从三十天前开始住在那里。男人和女人都是酒鬼,从早到晚一直喝酒,喝醉了就马上开始吵架,我要杀了你,那就来杀吧什么的闹得厉害。男人好像喜欢赌博,总是拿着骰子,花牌【注14:花牌】玩耍,但他既没有去赌场玩的本钱,也没有那个精力,就找店里的住客们一起赌博,可和谁玩都只是输,结果欠了很多钱。女人快到傍晚时会出去旅店,不知道是去干什么,但能赚可怜的一点钱回来。有说是卖春赚来的,也有人见到过她在乞讨,总之连住宿费也无法满□□付。

“然后在十三天前的晚上,女人喝醉了回来,男人却不见了。”堀说,“有一个四十来岁的单身女人住在同一家旅店里,听说他和那女人一起私奔逃走了。听人说这事,那个叫英子的女人,大概是急忙想追赶上去,好像喝醉了的她急忙跑了出去,结果在土间跌倒就那样动不了了,店家马上去请来了医生,但已经没了呼吸,医生的诊断说是脑中风。”

连住宿费也没付清,但这种事对于杂居旅店也不是什么很稀奇的事,店里的客人们也觉得她可怜一起帮忙,将她埋葬在了西目寺的无主坟墓,就是这样。

等堀三左卫门离去后,功兵卫伸手在火盆上取暖,很长时间陷入了沉思。这样我算是安全了,既然和其他女人私奔了,应该不用担心吾平再出现,我是完全安全了。反复这么想了好几遍,他全身上下都脱力了似的,心情凄惨郁闷。

“可怜的女人。”嘴中他低声自语,“她自以为自己活得随心所欲,实际上却什么好处也没得到,肯定没能过得快乐,回到自己的故乡,还得卖春,或者是乞讨才能生活下去,更可怜的是,居然被男人和其他女人私奔逃走了,------那时樱子是什么心情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山本周五郎中短篇小说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若晨文学只为原作者山本周五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山本周五郎并收藏山本周五郎中短篇小说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