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作为一个人之前就是个武士了,这句樱子的话,在他耳中清清楚楚地回响,他闭紧双眼,头左右摇了摇。

------如果我能更多一点普通人的感情,拥有关怀别人的感情,那么樱子的一生也许就不一样了。

家臣吉川,过来告诉他寝室里棉被铺好了。这时,火盆里的火已经灭成了灰,但功兵卫还是谨慎地再盖上了一层灰,他站起身去妻子的寝室探望了一下。藤子好像睡着了,当他过来身边醒了过来,她疑惑地眨了眨眼睛。

“没想吵醒你的,”功兵卫低声说,“感觉怎么样?”

藤子好像完全醒了过来,她慌忙打算起来,但功兵卫阻止她,他握住了妻子的手。藤子的手很柔软温暖。

“从明天开始该起来了,我被世喜这么说了。她说总是这么睡着也是不好的。”世喜就是家臣的妻子,“------给您带来许多不便真对不起,请您原谅。”

“我没什么不方便的事。”功兵卫轻轻抚摸妻子的手说,“现在,生个健康的孩子,是你唯一的工作,不用太约束自己,没问题的。”

藤子脸上的表情瞬间崩溃,看上去马上就快哭出来了。功兵卫“把你吵醒对不起,来,睡了吧。”说完,他出了寝室。

------连这么简单的关心,都差点哭出来似的感动了藤子。

我是那么冷血,只顾形式表面的人吗?功兵卫躺下后,很长时间回想自己的过去。就算是一个武士如果是一个感情比较深的人,有时也有可能会卷入有损家族名誉和脸面那样的事。害怕丑闻的扩散,而将问题暗中处理,这和以普通人的感觉从正面直面问题,到底哪个更需要勇气呢?

“该为苅田壮平做点什么。”功兵卫低声自语,“处置一个人不光只有惩罚,明天去靭町商量一趟。”

于是他好像听到了越川中老毒舌的声音。------现在跑来胡说什么, 苅田那家伙所作的,就像绊倒幼儿猛甩那样的事啊,绝对不能宽恕他,不行。然后功兵卫在自己的幻想中,继续坚持,------就算那样的男人,最终也可能染上绝症,受尽病痛煎熬死去,如果这么想一下的话您不就会觉得他也很可怜吗?估计这时斋宫会满脸通红吧,就像能看见斋宫因为愤怒涨红了的脸,功兵卫悄悄露出微笑。

《原著发表于杂志【小说新潮】,1964年6月》

※※※※※※※※※※※※※※※※※※※※

注14:花牌=在江户时代流行,日本独自印有花样的纸牌。

喜欢山本周五郎中短篇小说集请大家收藏:(www.ruochenwx.com)山本周五郎中短篇小说集若晨文学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山本周五郎中短篇小说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若晨文学只为原作者山本周五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山本周五郎并收藏山本周五郎中短篇小说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