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自习前,班里闹哄哄的。

刚收上去没多久的月考试卷轮番发了下来,有的带着红叉有的则是原模原样,同学们既激动又害怕地互传自己从别的地方听来的小道消息。

胡光拿着一张试卷“啪”地一声拍在后桌上,满脸绝望地看着方思灼:“怎么办?我这次数学似乎考的有点差!”

方思灼翻物理笔记的手停顿了一瞬,他把笔记合上,本来也没看多少索性也懒得继续。

他果然不是学习物理的料子。

麓川一中的试卷都是电脑阅卷,又快又有效率。像胡光手上这份打满红叉的试卷,是任课老师拿回来自己重新红笔批改的成果。

望着那两个显眼的数字,方思灼一手指在上面,安慰胡光:“57分不是挺高的?你前一次周考试卷才48分,进步了九分!光仔!”

胡光听完后眉头皱的更厉害了:“上次周考满分一百,这次一百五。”

“哦豁,”方思灼左眉上挑一脸意外,“不好意思,我忘了,节哀顺变。”

“不行,我要看看你考得怎么样?!”胡光作势要去抢方思灼课桌里的试卷,他现在心里极度不平衡,可能只有方思灼惨不忍睹的试卷才能抚慰他脆弱的心灵。

“喂喂!胡光你过去一点,不要过来!”方思灼严词丑拒。

“哗啦——”

被胡光推拒着站起来的方思灼拉开椅子往后一退,背上撞到了什么,脚边顿时掉落许多练习册。

方思灼回头一看,男生还是办公室里见到的那副样子,高冷中隐隐约约透露着不爽的气息。

真神奇,有的人面部表情可以维持这么久。方思灼尴尬地朝人低低说了句“对不起”,胡光先凑上来边道歉边捡练习本。

方思灼反应比姜寒度还要慢上一拍,两人蹲下来捡本子的时候,他闻到对方身上传来一股淡淡的烟草味。

好学生也抽烟?

姜寒度低垂着眼睑,侧脸的弧度看起来很精绝,方思灼盯着看了一会儿,冷不丁和人对视。

近距离的对视,对方的面孔引用学校里那群死忠粉的话来概括:“哥哥,我太可以了!”

方思灼眨了眨眼,里面满是真诚,他把手上的几本练习册还给原主,礼貌性地说道:“对不起,我下次会注意的。”

毕竟以后要做两年的室友,虚假的关系需要维持。

姜寒度什么也没说,抱着练习册走了。胡光自知事情因他而起,拿着试卷溜回位子上,模样老实的一批。

方思灼懒得怪罪胡光,他坐回去以后脑海里还在回忆刚才发生的事情,姜寒度这个人又冷又傲,跟他做室友比想象中要煎熬。

第一节晚自习,佟锦拿着一份成绩排名表,踩着细条高跟走了进来。班里气氛瞬间变得很沉默,大家都怕考试考砸了,虽然班主任很温柔近人,但是排名很冷酷无情。

方思灼毫不意外又是班级垫底后十来名的成绩,他趴在桌子上开始小段小段地抄生物笔记。班会每次召开的内容除了成绩有变动以外,其余无变化,他没兴趣听。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过分难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若晨文学只为原作者越下书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越下书桥并收藏过分难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