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说,就你这整日里在天宫‘圈养’的,怎么比我还熟悉人间。”刚来到人间的初阳和瑾正走在许州东城弘顺街上,初阳左瞧瞧右望望,这个摊上看看玉簪、那个摊上嗅嗅香囊,和那卖包子的老板娘逗趣,还得了两包包子。

“哈,你倒是来的多,天天得了空就偷溜下来,还是记不得舅舅的打。”瑾看见初阳恶狠狠地瞪了自己一眼,知道戳中了他的痛处,心中痛快,翩然开扇,遮住了兜不住的笑。

初阳早就习惯了瑾的脾性,不过他从不记仇,有仇都现报:“呦,锦华小姨要是知道你背着她下了凡……”

瑾一听见母神的名字,顿时一激灵,一把捂住初阳的嘴。

“唔……唔,腻方凯吾(你放开我)。”初阳始料不及,自己个子又比瑾矮,整个身子被瑾环抱压制着,只得用两只手紧紧抓住瑾的手臂。

“还说不说了?”瑾见他胡乱挣扎,像只被提着耳朵的兔子在空中扑腾着四肢。

好可爱。

仅一瞬失神,初阳便察觉到瑾的手稍许放松。他眼珠一转,露出一丝狡猾的笑容。初阳以迅雷之势俯身下腰,双手紧紧扣住瑾的右臂,再一旋转,便与瑾正身相对了。

瑾见初阳逃脱出来,诧异片刻,还未反应过来他想做什么,初阳便趁机出脚,插入瑾胯下空隙,向后一伸、向上一提,正好停在初阳膝盖处。

就是现在。

初阳用力一踢,本想自己立马松手、后退,就可彻底脱身,摔瑾一个狗啃泥。没想到刚一松手,瑾就反手抓住了自己的左手,导致自己的重心失衡,瑾又迎面扑了上来,两人一起倒了下去。

“啊——”初阳一想到马上就要变成瑾的肉垫重重摔在地上,也顾不得使什么术法,脑子里只闪现了一连串“完了、完了、完了……”,遂紧紧闭上双眼。

“砰砰、砰砰……砰砰”四周突然变得好安静,刚刚嘈杂的叫卖声了无踪迹。只剩下,只剩下这强烈而有力的心跳充斥着整个耳朵,在大脑里久久激荡。

谁的心跳?瑾的?我的?

怎么还没有落地?初阳悄悄地睁开了一只眼睛,想要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砰砰……砰砰……砰……砰嗵”是心跳的二重奏吗?他睁开了双眼,知道是瑾暂停了时间,身旁的行人都被定格。而瑾的右手正抓着自己的左臂,左手则撑在了他的腰间。那双明如星河、耀似银汉的双眼仿佛要把他盯出窟窿。

看不出神情,当初阳迎上这双眼睛时,他只清晰地看到了自己。

“你你你……”初阳即觉得难为情又觉得丢人,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之下居然被一个小自己两百岁(这点光阴虽然可以忽略不计)、还未成神的小孩用那么暧昧的姿势抱住,这感觉真的一言难尽……好在身旁也无人看见,但这叫什么事呢,初阳心中莫名多出了一种羞辱感。幸好现在红透了脸的初阳和意识到自己的手放错地方的瑾都没有察觉到其实是有人看到了的,否则非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草木有灵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若晨文学只为原作者木阿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阿泽并收藏草木有灵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