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中挤着一团团厚重的云,压得人心摇摇欲坠。冷风凛冽,吹得树枝摇晃,太阳高悬空中努力散发着微热,却也驱散不了从地面直击人体内的寒意。

余恕被南枝的话搅得心里一团乱,他自顾自地向前走,根本不去看穆知望。

“喂,”穆知望亦步亦趋地跟在他身后,突然伸手拽住他,一辆电动车从余恕跟前呼啸而过,穆知望皱起眉呵斥道,“你看什么呢?”

“啊……”余恕也被吓了一跳,脑子里一脸空白,“不好意思。”

穆知望不悦地皱着眉,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呃……那个,走吧,”余恕被他看得有些尴尬,转移话题道,“感觉去墓园一趟,据说今天有小雪,咱们最好赶紧回去……”

穆知望松开了他,点点头。

“那个药……”余恕看他另一只手掂着药,露在外面的手冻得通红,于是道,“让我拿着吧。”

穆知望看了看他,面无表情地把药塞到了他手里,迈着大步走掉了。

“哎!”余恕愣了愣,跟了上去。

心里却郁闷,这小鬼怎么了?突然闹脾气?

两人一直到墓园都一路无话。

“不买玫瑰花吗?”余恕突然开口问,见穆知望用那种晦暗的目光看着他,他解释道,“你不是说你妈妈很喜欢……”

穆知望抿了一下唇,“花店今天不开门。”

余恕:“……”

药店都开门他为什么不开!

“没关系,走吧,”穆知望说,“我今天只是来看看她。”

见穆知望神情寥寥,余恕又想起了南枝说的话。

——“他母亲,在他很小的时候自杀了。”

到底多大的绝望,才会让一个母亲抛下自己唯一的,尚且年幼的儿子去奔赴黄泉呢?

也许……

有什么苦衷呢?

就像他母亲抛夫弃子也要离开那个地狱般的家一样。即使曾对自己的儿子给予厚望,在那之后仍毅然决然地离开。

就算做再多的赎罪,那种刻在基因里的暴戾,被他抑制在骨子里的冲动,永远都不会消失。

说到底,还是他自己的错。

“余恕,”穆知望拽住了差点磕到石柱的余恕,他烦躁道,“你到底想什么呢?”

余恕抬起眼,神色冰冷,“没什么。”

“至于吗?你对那个女的就那么在意?”穆知望从未见过这幅模样的余恕,一想起他是因为谁变成这样,心里更加烦躁,他硬邦邦道,“从你们叙完旧之后就魂不守舍的,怎么?余情未了?”

“不好意思啊刚才,”余恕刚刚没从情绪里抽离出来,闻言愣了下,笑道,“没有,我跟她没什么……就是之前谈过……”

穆知望冷着脸一言不发。

余恕心里突然生出一种私会前女友被抓的心虚感。

“其实真没什么……我俩就谈了一天就分了,”余恕刚解释完,突然反应过来,“不对,我跟你个小鬼解释什么?”

穆知望被他一句一个小鬼燎得怒火涛涛,猛地拔高声音道,“我十八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拯救失足少年计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若晨文学只为原作者栗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栗子☆并收藏拯救失足少年计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