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他也完全没有料到那声枪响。

我是说,这本该是一个浪漫的夜晚。

但他来不及思考,他只是迈开腿,敲响爱尔德尔的房门。这一块是一些独立的别墅,但是难保邻居已经报警,更有可能的是警察已经在来的路上了。他低低地呼唤爱尔德尔,“嘿!是我!”门敞开一条缝隙,他看见爱尔德尔抽搐的眼角,发散的目光,他的脸白得像鬼。“道尔,”他的声音简直像在哀求,“快走吧。”以至于道连竟没有为了他再一次叫他的昵称而激动。他没有遵照爱尔德尔的指示,反而强行用身体挤开那条缝,屋子里就像母亲死去的那天,血液溅得到处都是,卡罗尔苍白的躯体以一种怪异的姿势倒在地上。爱尔德尔没有力气拦他,靠着墙缓缓蹲下,捂住脸,不停地叫着耶稣基督。

道连突然回头死死的看他一眼,电光火石间他下定决心。这是我应该赎的罪。

“嘿,嘿,爱尔,听得到我吗?”爱尔德尔没有回答他,他的声音听起来暗哑沉重,“……我和她吵架,你知道,就是平时那些小事,我们经常吵的那些,”他突然顿住,深深吸了口气,“我没想到……我没想到她带了枪,他妈的!她带了枪!”他的咒骂尖利的变了调,最后留下气若游丝的尾音。道连跪在他身前,试探着伸出手虚虚地拥住他,艾尔德尔没有接受,也没有挣脱。他继续说着:“她拿出枪,我被吓着了……我们,我们开始扭打,我们在抢那玩意,她突然说,”爱尔德尔停止了叙述,他好像突然缓和过来,目光聚焦到远处的一个点上,意识到他刚才那一段莫名其妙的倾诉的不清醒,于是撑着墙想站起来。“总之,我会自首。”道连捕捉到他前一句话的断裂,他隐隐察觉到一些东西,但不敢确定,于是他问:“她说了什么?”

在灯火通明的房间里,爱尔德尔僵硬的抬起脸看他,他的动作像个生锈的机器,过多的光线使得一切都无所遁形,红色的血,卡罗尔的金发,黑色沙发上搭着的白色外套,还有爱尔德尔绿松石一样的眼睛,他不小心把血抹到了脸上,身上的衬衫铺满大片的猩红,他看起来时刻都要倒下,摇摇欲坠,恍然而忧郁。

但是,老天,他美得像超新星爆炸。

“她说到我了,是不是?”

爱尔德尔绝望的闭上眼,道连猜中了。

“好吧,现在,听着,”他长长吐出一口气,“是我干的。”爱尔德尔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猛地看向他,因为突然站起身而引发的眩晕使他原地摇晃了两下,“不,这和你没有关系,这件事不是因为……”道连打断他,“不是因为这件事,是为了更早的那些。”“不,不行,这是我做的,不管之前我们之间有什么问题,这绝对不是让你帮我顶罪的理由!”他看起来不愿意再争执了,他为了争执付出的代价够多了,最后他就只是疲倦地说:“看在老天的份上,我信教,道连。”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良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若晨文学只为原作者vera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vera并收藏良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