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来了。”

平城的今年的雪还没下,但夜风已经很冷。

娄怀玉进了这大院以后,这里仿佛头一次这么热闹,橘红的火光映地漫天都是,嘈杂的叫骂里掺着些娄怀玉并听不懂的话或远或近地传来。

偏门被外头的人踢地几乎要破了,娄怀玉半夜被吵起来,着急忙慌地擦了手披着衣物往外走。

“来了来了!”

门外的人粗声喊着些他听不懂的话。

娄怀玉一面高声高声应着,一面去开他那小院里的门闩。但他的小院里光源有限,娄怀玉臃肿的棉大衣外套束手束脚,门闩又因为外头的力道而卡得紧。

“你们别推。”娄怀玉说。

粗矿的声音骂了一句,终于有人用中文翻译道:“快点!别磨蹭!”

娄怀玉很轻很快地翻了个白眼,门外的力道终于撤去,他才得以把门闩拿开,还未来得及退去,门已经被人从外面一把推进来。

娄怀玉避之不及,被力道一下带到地上,靠着地面的那一边擦到石块,划出不深但很长的一道划痕。

娄怀玉十岁以后便很少受皮肉之苦,耐不住嘶一声,眼泪差点掉下来。

偏门里迅速涌出一堆举着火把的年轻士兵,朝娄怀玉房间的方向跑去,也有一些开始在他小院子的草丛里扒拉。

娄怀玉忍着疼站了起来,用右手摸了摸受伤的地方,摸到一些湿湿润润的血迹。

方才粗声粗气的军官沉着脸看他。

他看起来也是刚从睡梦中醒来的样子,里边穿着很淡薄的睡袍,外面盖了件不知是谁的军大衣外套,没能遮住他浑圆巨大的肚子。

军官说话的时候嘴上的小胡子也随着他抖。

娄怀玉点头哈腰地听着,虽然一句也听不懂,还是嗨嗨地在他停顿的时候应了几声。

而后再等着他身后那位瘦小的先生翻译道:“太君问你有没有看见可疑的人进来。”

娄怀玉赶紧说:“没有的,我也是刚刚醒。”

他里面也只穿了睡觉时穿的单衣,披了件不算厚的棉大衣,不知哪里吹来一阵风,吹得他直哆嗦,只觉得伤口更疼了些。

娄怀玉便偷偷拉了下棉衣的衣摆,想把自己盖地严实一些,余光看见那位瘦小的翻译先生翻译完之后还在盯着自己瞧——估计是觉得娄怀玉的声音和衣着不大相符。

这很正常,这院里第一次见他的人都免不了奇怪。

而这翻译先生和军官,都是娄怀玉不曾见过的。

军官比娄怀玉想的话少,不知是相信了他的话,还是不信,问完一句便没再问了,扭过头去看士兵们翻箱倒柜。

娄怀玉的屋子和院子都不大,很快,就有一位士兵拿出来了,对军官汇报了些娄怀玉听不懂的话。

军官的眉头皱起来。

他重新看向娄怀玉,又问了一遍他是不是真的没看到人。

娄怀玉紧着上衣与他点头,怯怯道:“哪里敢骗太君呢。”

军官没说什么,他细而小的眼睛锐利地扫视过去,然后一声令下,一群人急匆匆的来,又急匆匆地走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北方门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若晨文学只为原作者佴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佴一并收藏北方门前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