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珪和陈珑的婚事定在四月底。

陈珊操办起陈珑的事情来,比萧溪这个管事儿的皇后还要上心,什么东西都亲自看过了才算完。

萧溪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被陈珑劝住了。

“叫她去吧,她这么上心,不是为了我。”

这话叫陈珊听见了,回头狠狠剜陈珑,陈珑坦坦荡荡回看过去,陈珊叹一口气:“至多只能叫,不全是为了你。”

陈珊和陆深的婚事议定在陈珑之后,她眼巴巴儿要送姐姐出嫁。

陈珑说:“女大不中留啊。”

——的确不中留了,所以明煊长公主殿下在四月末正式下嫁广平侯府。

昏礼者,昏也。

是日午后,陈珑坐在镜前开脸点装,一色时兴宫样,花钗翟衣,被“千鸟格”。萧溪在她身畔殷殷嘱咐:“珑姐姐不要害怕,没什么的。”

陈珑托着腮听小姑娘跟她讲解,末了弯着唇一笑,安慰道:“小阿溪别紧张,没事的。”

萧溪握住那只伸过来的手,掌心却也是润湿,心中便晓得陈珑也是紧张的,只是死鸭子嘴硬,强装镇定,便淡淡说了些府中的景致以抚慰她。

少顷便到了时候,只听得外头扬扬沸沸的声音。

皇室之中,许多规矩与外头不同,然则陈珑想要过一把正儿八经姑娘们出嫁的礼仪,于是只要太不折损尊荣的,礼部也就都首肯叫这位公主如意了。

眼下外头□□催妆诗,萧溪在陈珑耳畔莞尔问道:“珑姐姐好不好奇,外头是什么情形?”

陈珑不搭理她,只是朝外看去。

外间一哄闹便过,都晓得闹不得太久,萧溪擎来障面的纨扇:“这样容易就放进来了么?”

陈珑握过扇子,对萧溪露出一笑:“已经很不容易了。”

是了,这一路走来,原就已经很不容易了,实在不愿意在这些礼节上多考验些许,是一分一秒都不愿意等候。

陈珑擎着扇子款款出来,外间的萧珪正站在那里等候着,他是一身大红,这人寻常至多不过青衫,除却绯色官袍,陈珑少见他穿红色,忍不住多看了一眼。

萧珪的目光也追随着她去,眸光温柔,唇畔自始至终都含着欢喜的笑。

新娘自是迎了出来,适才催促年催妆诗的人一哄而上,象征性地捶打了萧珪一下。

此为“下婿”。

依着规矩,陈珑该乘金铜檐子,这檐子较平日里所乘车马差不了多少,可容五六人,陈珑执扇障面,由人搀扶着上了马车。绣额珠帘垂下,陈珑搁下扇子,望着上头的白藤间花,檐子外热闹得很,她却只听得见自己的心跳声。

怦然而动。

接下来的规矩流程繁琐而叫人珍重,陈珑踏过毡褥跨过马鞍,由人牵引着一步步走向早已搭建好的一方青庐之中。

有一只温热的手握过。

陈珑在扇后笑:“萧子琛,你的手心湿了。”

握着她的那手却不松开,只是紧紧握着。陈珑的指尖在他掌心蹭过,重新握住金缕罗扇,听他一字一句地念却扇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穿书后我成了主角们的光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若晨文学只为原作者芥子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芥子舟并收藏穿书后我成了主角们的光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