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周氏这才接了,拿手帕包好,这些个珍珠都是极好,做珠花又大了些。

“这个你拿去做簪子最好,珠花嘛我前日在国舅府得了好些绒花,你选几支,剩下的给大奶奶和那边小林太太送去,也就是了。”

说起来小周氏在这里家里也是尴尬,明明是太太,过的却不如儿媳徐氏,不过比姨娘听着好听些罢了。

徐氏对小周氏也没多恭敬,偶尔碰见反倒是小周氏先和徐氏问好,徐氏出身高贵,骄傲些也是有的。林盈袖便多抬举着,免得家里头下人小看了她这个小太太。

“方才我悄悄叫人给你送去了五百两银票,你可收着了没有?”

说起这个,小周氏起身道谢,其实家里头什么都有她一份,这些银子也用不上,但林盈袖每年都会派人给她送不少。

以往小周氏还推辞,但家里头也不是事事如意,也有需要自己掏钱的时候。

连林盈袖这里都需要自己拿银子来花销,更何况她?

蓝氏大冬日里在祠堂跪足了三日,出来便大病了一场,林蕴玉小月里,过年少不了林盈袖出面操持,各处人情往来,家中这些寒门亲戚上门打秋风,借钱的也是不少。

别的都好,只这七房,开口要借八十两银子,说是做生意。

这是跟长房借,不答应别人以为她是以权谋私,答应八十两银子也不少,小可人家一年里也就二三十两银子的开销。

想着还是问了老太太,老太太对这七房也是厌恶至深,家里不和的人家多了去了,还有见过哪个拿全族人名声开玩笑的。

叫林盈袖给他们八十两银子,往后再不许上门,上回的事儿没让族里将他们除名,已经是格外开恩,还敢上门借钱,脸皮厚到这种地步也是难得一见。

七房这回是真穷疯了,家里能卖的都卖了,连吃饭都成了问题,不得已才上门求着借些银子。

有老太太的话,林盈袖便叫人拿了银子给七房,连借条都没说,只说老太太的话,再不许他们这一房登门。

家中家学开新年后人多了起来,支出银子新修学堂。

刚要交牌子,家里大管事说大太太吩咐,学堂里的支出有限,只给五十两银子。

五十两银子还能办个什么事儿?林盈袖还能说什么,叫支出五十两银子,剩下的不够和老太爷说去。

开家学也是老太爷的意思,家里出了两个探花,更要注重家里子弟的培养,一些亲戚家记读的也有不少,是该修整一番。老太爷发的话,谁敢不听?

既然蓝氏自作主张,想节省开支,她也犯不着帮她兜揽着。

果然第三天管家学的六房老太爷问上门,老太爷怒了,把林盈袖叫过去当着六老太爷的面质问她为何不拿银子出来。

林盈袖回道:“长房嫂子说只给五十两,我们二房是有打算给,因家里事儿忙,便耽搁了,这就给六叔拿去,公爹恕罪。”

老太爷闻言这才罢了,自己这里拿了三百两银子,剩下的林盈袖出二百两,此事算了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侯门贵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若晨文学只为原作者阿里小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阿里小喵并收藏侯门贵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