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会这样!?不可能,这绝不可能。”

“这把剑可是传承千年的宝物啊,怎么会是假货!?一定是有人调包了,到底是谁!?”

“我的天啊,竟然是假货,这也太惊人了。”

望着地上证据确凿的假货,四周众人也是一脸的惊愕。

甚至一些人的脸上还出现了惊恐的表情,我猜测他们也许是跟这把剑有关联的人。

例如专门保管的仓管又或者保镖护卫等等。

“是谁!?是谁调包了我的宝贝!”

下一刻,普什图一脸通红,连眼珠子也红了起来。

他愤怒的像一头狮子,目光恶狠狠的扫视众人。

瞬间,房间里一片安静,鸦雀无声,针落可闻。

凡是被他目光扫视的人,纷纷低下了头,大气也不敢喘。

不过好在普什图很快就压抑了愤怒,他看着我说道:“让八爷你看笑话了。”

“没想到我普什图的东西,也有人敢调包。”

我没有搭话,这个时候说什么都与我无利。

毕竟这是普什图自己的事情,而且我怀疑这宝剑一开始就是造假的。

毕竟经过碳元素的勘探,说明年份在哪里。

正常情况下,很少有人会“破镜重圆”,但如果这镜子是宝贝,那么“破镜重圆”就显得理所当然。

“呼——”

普什图忽然呼了口气,一脸郑重的看向我。

“八爷是天下第一掌眼,地表最强石师。原本我是不太相信的,总认为有些夸大的成分。”

“但是今天,你的眼力不得不让我道上一声佩服,毕竟这柄宝剑我可是看走了眼。”

他的话说的有些飘忽,目光也有些闪烁不定。

这让我一时间也拿不定他是什么意思,好,还是坏。

“普什图老兄客气了,毕竟我以前就是靠这个吃饭的嘛。”

“拿手的把戏,当然不能丢。”

我微微一笑,谦虚的说道。

同时我眼角余光也扫视众人,发现不少先前低着头的人又抬起了头。

而且相比于先前的小心翼翼,满心恐惧,此时的他们竟然多出了一些激动。

“说的好,吃饭的本事不能丢。”

“八爷一个知道,我普什图不仅是阿国至尊,同样也是阿国第一掌眼。”

“俗话说俗人难逃功名利禄,我普什图也是一个俗人。所有想跟八爷你来上一手,竞争下天下第一掌眼的名头。”

普什图终于目光不再飘忽,而是炯炯有神的看着我说道。

他话语坚定有力,神情也带着几分傲然,显然对他自己的实力十分自信。

普什图钟爱玉石,这我早就知道。

而且也知道他是阿国第一掌眼,当时我并没有将这个信息当一回事。

只以为是碍于普什图的强大,无人敢跟他争这个“虚名”。

不过现在看到普什图这般自信,我这才明白事情并不简单,这普什图或许真有几分本事。

不然——那就是傻子了。

一个被手下的吹嘘蒙蔽,以为手下吹嘘的牛鼻是他真实的牛鼻。

这样的智商,我觉得能成为阿国至尊,也是老天不开眼,或者他是老天的亲儿子。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我在缅甸挖矿那些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若晨文学只为原作者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辰并收藏我在缅甸挖矿那些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