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云看着典韦一脸肃然的沉思,心中佩服。典将军豪气无双,但每临战事,必是谨慎无比,且从这十数日的交流之中,亦可看出典将军有着十分深厚的军事功底。

陈到亦是暗暗点头,日间典韦观看丹阳精兵,每一字每一句都能说在要害之上。

营门前一片安静,足足有盏茶功夫之后,典韦才挠挠头道:“将军,我还差点啊。”

闻听此言,陈到忽觉一脚踩空,这般言语,似乎不应该出自恶来口中。

叶欢一笑:“那公义你知不知道差在哪里?”

“将军你说过,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对手是曹孟德,我觉得他用兵与众人不同。”

“那就没事了,不是还有我给你参谋吗?就孟德兄那几手,欢门儿清。”

“对啊!”典韦“恍然大悟”,又道:“那将军你可得帮我看紧点。”

陈到听了微微皱眉,就这么定了?是不是有些草率?还是自己不了解定边军?

“公义,多算胜,少算不胜,你可得多花点心思。”叶欢正色道。

“好,有将军帮我看着,韦此次一定好好揍他。”恶来说着摩拳擦掌。

“叶悦之,典公义,快来陪我沐浴。”此时一个声音远远的传了过来。

“谁?要叶将军和典将军相陪沐浴?”陈到心中惊讶。

“来了来了,马上就到,子龙,你陪叔至了解一下军中详情。”令他更惊讶的是,叶欢的典韦都是连声答应,从神情中看不出一点不悦,说着话便快步去了。

“赵校尉,到底是何人能让叶将军与典韦将军如此?”陈到忍不住问。

赵云一笑:“此人叔至也认识,陈玦小舅舅啊,叔至,请。”

“陈玦?那个纨绔?”陈到不禁有些发愣。

说是三天时日,双方谁也没有放松警惕,各自运兵抢占要点。且都保持着某种不言的默契,一旦遇见,就会保持克制,不会轻易动手!

戏志才当日曾给曹操进言要趁定边军立足未稳偷袭之,后者没有同意也没有反对。只给前者举了两个战例,便是当年乐浪和讨贼之时战死沙场的六百定边!

叶欢与典韦也没有动那个心思,二人在心中都是将对方当做劲敌的。

晋阳,征东将军府,书房之中隐隐传出鼾声,丁旺依旧坐在门前。

那日之后,他忍无可忍的去找了郭嘉,奉孝听了便立刻安排张紘与田豫接过了贾诩所有的政务。相比于自己,鬼才是最能了解军师这段时日的劳心劳力的。

远远地看见那个清瘦的身影从中门而入,丁旺立刻起身满脸陪笑迎了上去。

“郭大人,还是你安排妥当,主家今天睡了三个时辰了,早知道我早就找你了。”

郭嘉轻松一笑,眼神向着书房方向看了看,轻声问道:“军师没揍你吧?”

“没有,就算有,能让主家多睡一会儿,我也不怕。”

“好,现在还早,再让军师睡一会儿,我不急。”

“哎~我去给您拿软椅,今天太阳好,晒着舒服。”丁旺说着回身便走,眼前的郭大人通身上下都透着一种轻松。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三国之凤舞九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若晨文学只为原作者诸葛不要太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诸葛不要太亮并收藏三国之凤舞九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