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要此时想起了叶公,那是操琴之人共同的偶像。

叶欢挑选琴弦之时,脑海中浮现的也是父亲的面容。

年刚五岁的小叶欢坐在琴案之前,叶公坐在他的对面摆出姿势让他学习。稚嫩的脸上已经流下了汗水,却还在咬牙坚持。

“欢儿,你知道琴弦是怎么做的吗?”

“一般都是丝线,以丝帛为主料,但易断,无法表清越之音。后者便用马鬃,坚韧耐用,再缠以蚕丝,更为持久……”

父亲的淳淳教诲耳边响起,叶欢面上带笑心中默念。

“最好莫若胡羌的牦牛鬃,入手稍重三分,捻之较糙……”

当脑海中父亲的声音与口中默念相合之际,叶欢迅速的捻出了七根琴弦,随即微微颔首。

专要见了亦是连连点头,心道不愧是叶公之子。

“欢儿,爱琴之人,都要亲自调琴,根据自己手掌、骨节的大小来确定间距和尺度。亦要配合曲乐的力道,加以分布……”

心中一片温馨,叶欢下手越发挥洒自如,动作犹如行云流水。

专要抚须,眼中闪动着光芒。当年叶公端坐中元殿前,一手凤求凰引来百鸟齐鸣,他就在现场,而今两个身影完美的重合了。

在场众人没有专要那般的造诣,但大公子行动迅捷,却不带一丝烟火之气,一切顺其自然,充满飘逸灵动的感觉。

不片刻一蹴而就,叶欢信手一挥,琴音空灵,悦耳之极。

“爹爹,没有您当日教诲,哪儿有欢儿今日?”

回首之间,往事画面历历在目。叶公教子不止是严格,而是严苛!这也是后来大公子叛逆的主因,他太想打造一个完美的儿子了。

但此时此刻,叶欢心中只有感激,没有严父,哪儿来的高徒?

洒然一笑,大公子正襟危坐,完美的姿势看的所有人眼中一亮。

“各位贤达,今日叶某登门求亲,为表诚意,现谱一曲。名为致爱丽丝,仓促而成,难免有所不足,贻笑方家了……”

听了叶欢之言,众人不觉就要谦逊,但下一刻,美妙的琴声已经从大公子十指灵动之间缓缓流淌出来,当下侧耳倾听。

乍闻琴音,专要先是眉头一皱,词曲似乎与大汉之风并不相合,带着点异域风情。但随着乐曲的深入,皱起的双眉放开,代之欣然。

艺术是没有国界的,这本就是传世名曲,加上叶欢心中柔情无限,神与意合,意与身合,更是发挥的淋漓尽致。

与凤求凰不同,致爱丽丝是一个男子向自己爱慕的女子表达心声,少了一份缠绵悱恻,多了一份爱恋之情。

不但曲乐传神,叶欢的姿势无懈可击,令人赏心悦目,如痴如醉。

坐中一个青衣男子眼角落泪,急忙用手擦拭,低下头去。

“叶悦之,等到你我之日,我也定要你做一首传世佳篇……”

曲罢,叶欢五指一按琴弦,乐声戛然而止。但在很多人的耳中,却是余音绕梁,不可断绝,场间一片寂静无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三国之凤舞九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若晨文学只为原作者诸葛不要太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诸葛不要太亮并收藏三国之凤舞九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