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明春在思考陈春燕的话。

她琢磨着陈春燕可能想要知道的事情。

这件事情必然与陈冬梅有关。

她忽然想起了一件她其实当玩笑话说给陈春燕听过的事情。

“要说最特别的消息,还得数陈冬梅被禁足了。”

陈春燕:“原因呢?”

董明春:“年前就被禁足了,听说谢家现在由小妾主事,陈冬梅应该被软禁起来了。”

陈春燕一阵恼火。

“谢家年前请过大夫没有?”

这个……

董明春还真不记得了。

她每天处理那么多消息,也不大可能每条消息都记得住。

陈春燕当然不会因为这个为难董明春,她只道:“去查。”

董明春赶紧起身去了。

查阅消息非常容易,房间里林立着一模一样大小的柜子。

每个柜子上都有一个大大的抽屉,上面写着时间和地点。

她只需要找到望江年前的记录就行了。

望江腊月间的消息也有好几本,她翻了半天,才终于翻到了想要的消息,她提笔抄录了一份,带着去了正屋。

陈春燕看着纸条,眼皮就是一跳。

年前某天,望江谢家突然请大夫入府,前一个大夫还没有出来,又派人继续请大夫。

这样的事情是很罕见的。

既然第一时间请了一位大夫,那位大夫必然是与谢家相熟的,也是用惯了的,有信任基础的。

可请了第一个大夫之后,谢家又继续请了大夫。

这就说明情况不大好了,第一个大夫根本治不了,他也不能怨谢家不给他面子,改请别人了。

陈春燕继续往下看。

谢家每隔三天就有大夫上门,腊月间一直如此。

后面还是不是,就不知道了。

不过看样子,好像没什么起色,就算让董明春把正月的消息记录找来,也不过是这样的结果。

陈春燕:“你脚边的箱子,装的是本月的消息?”

董明春:“是。”

陈春燕:“查查这个月的情况。”

董明春埋头翻找起来。

好在她把消息整理得很好,翻找根本没难度。

她不多会儿就翻找了出来,“这个月请大夫的次数也不见减少。”

陈春燕嗯了一声,没有下文了。

一直在请大夫,并不一定就是情况不好。

她想到了另外一种可能,也许是装病呢?

余秋谷的野心有多大,陈春燕是见识过的。

她当初和她娘一起撺掇着陈春燕的姥姥带他们到陈家来,不就是看着陈家发迹了,想嫁入陈家,继而掌控陈家吗?

陈春燕就是觉得这女人不老实,是属于搅屎棍的那一类人,这才把谢楠送到这女人面前,这女人果然上钩。

望江谢家看上去确实比陈家豪富多了,而且谢楠挥挥手用的银子,看在没什么见识的余家母女眼里,那肯定属于挥金如土那一类的。

他们自然要把谢楠抓紧了。

幸运的是,余秋谷有了身孕,她就有了作的资本。

虽然陈春燕当初提醒过谢楠,他有孩子的可能性很小,但并不是没有,万一那孩子就是他的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大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若晨文学只为原作者又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又尽并收藏大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