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仅仅只是一种可能。

还有一种可能是余秋谷第一次有身孕经验不足,被陈冬梅和张氏联合算计了,中的招比较厉害,以至于她现在的情况真的不大好。

这也是有可能的。

不管是哪一种情况,陈春燕觉得她都不能不闻不问。

生意伙伴的关系非常牢固,只要利益还在,就有合作的可能,但生意伙伴的关系也非常脆弱,弄不好就触到了伙伴的逆鳞,伙伴就会拼着不要利益,也要拖着人一起去死。

陈春燕:“准备一下,明天去一趟谢家。谢家出了事,我不在就罢了,我既然回来了,就不能不闻不问。”

董明春应了一声,出去命人准备了。

陈春燕又看了一眼纸条,扬手便将纸条丢进了火盆里。

火舌蹿起,瞬间将纸条吞噬殆尽。

这一晚,陈春燕睡得并不踏实。

她知道这事儿不用紧张,但是就是睡得迷迷蒙蒙的,知道自己在做梦,也知道自己梦的是什么,但也知道自己没有醒过来。

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到了早晨。

一大早的,她就听到有人朝正屋门口而来。

到了门口就停下来了,没有上台阶,也没有让人通传。

她猜不到来的是谁。

她掀开了被子,准备穿衣服。

窸窸窣窣的声音响起,惊动了守在外间的蔡大丫。

陈春燕不需要人值夜,但每天早上蔡大丫都起得比陈春燕早,一早准备好了衣服和热水供陈春燕使用。

蔡大丫带着东西走进来。

陈春燕换下了睡衣,身穿中衣站在龙门架前,一件一件往身上套衣服。

她不喜欢穿得过于臃肿,衣服的层数就穿得比较少,而是加了一件羽绒背心。

她本身比较瘦,这么穿,就显得她穿得比较单薄了。

实际上,她真的不冷。

陈春燕:“外面谁来了?”

蔡大丫:“于玲玲他们,说是来给你请个安。”

陈春燕:“今天要出门,没空见他们了,你让他们在外面行个礼,就各自回去做事吧。”

蔡大丫颔首,“知道了。”

她转身去了外面,和于玲玲低声说了几句。

于玲玲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她带头朝门的方向福了福,转身离开了。

其他人也有样学样,行了礼就走。

他们刚才也听见了,大小姐今天还有事情要办,不太有时间理会他们。

陈春燕收拾停当,吃过了早饭就出了门。

天气还冷,她不能带踏雪出去招摇,便坐了马车。

马车上用红泥小炉子煨着红枣茶,香香甜甜的气息,让陈春燕觉得很好闻。

马车经过了改造,加了橡胶轮胎,赶路时没那么颠簸了。

陈春燕靠在车厢上,在暖香的气息中,慢慢睡着了。

马车好,马也好,赶起路来就快速。

马车驰骋在官道上,天黑前就到了望江。

蔡大丫:“现在去递名帖吗?”

陈春燕:“不用。先住到我们自己的店里去。望江就这么大一点地方,谢楠是首富,他的眼线定然不少,我们来的消息恐怕会很快传到他耳朵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大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若晨文学只为原作者又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又尽并收藏大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