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临九甩开了她的手,冷冷地道:“朕对容妃意外的女人提不起性趣!”

“那容妃呢?难道容妃就不是女人?”皇后问。

“容妃她……”君临九喉结紧了紧,别开头,理所当然道:“她是朕喜欢的女人!”

“容妃她才进宫两年不到,皇上喜欢她什么?臣妾对皇上才是真心的,臣妾可以为了皇上去死。为什么臣妾为皇上做了那么多,皇上却不喜欢臣妾?臣妾到底做错了什么?”皇后双眼含泪,几分凄美。

喜欢容妃什么?

君临九脑中闪过那娇滴滴的小人儿,平静的心口再次泛起丝丝波澜。

“朕说不出喜欢她什么,只是关于她的一切,朕都觉得可爱。”

他觉得这就是喜欢。

“所以别对朕抱期望,朕能给你的只有皇后之位,别再试图挑衅朕的耐心!”

君临九说完,迈步离去,又再次被皇后紧紧抱住。

“别让朕恶心你!”

他不耐烦地蹙眉。

皇后没想到皇上竟然也会对自己说出这种话,她笑得眼泪直流。

“皇上以为你心爱的容妃是什么单纯无辜的人吗?她跟臣妾都是一类人,只有皇上你一人看不穿她。”

“你不配跟容妃相提并论!”

君临九狠狠甩开她的手,高大的身子突然倒下,热汗直冒,那双深黑的眸子也瞬间变成了猩红色。

他毒发了!

偏偏在这种时候!

皇后也关心地道:“皇上您怎么了?可是病发了?臣妾扶皇上进屋歇歇吧。”

她下了点东西,能引发帝王毒发的东西。

“滚!别碰朕!”

他凤眸冷冷地睨着她,手撑着地面忍着剧痛站起身来,即便这时候,身上的气场仍旧慑人十足。

“小苏子!”

坤宁宫内外却一个人都没了。

“不巧那些人都不在了。臣妾照顾皇上吧。”

眼看着帝王已经没疼痛折磨得没有意识了,皇后满脸幸福的笑容,扶着帝王回到屋内的床上。

“臣妾有一个能缓解病痛的办法。臣妾帮帮皇上好不好?”

这可是她期盼了整整十年的圆房啊。

……

翌日,天刚蒙蒙亮

君临九在皇后寝宫的床上醒来。

身旁的皇后也逐渐睁开了眼,被子下的身子不着寸缕,伸出光裸的手臂环住了男人的腰身,靠了过来。

“昨天晚上,皇上跟臣妾……”

君临九推开她的身子,身上只着寝衣,一大片胸膛裸露出来。

他下了床,冷冰冰地道:“朕不可能碰你!”

“皇上昨夜病犯了,臣妾伺候皇上休息,皇上把臣妾当成了容妃妹妹呢,皇上忘了吗?”皇后脸上有些羞涩难以启齿的表情,又不经意拉下了被子,露出了胸口上那一片暧昧的痕迹。

君临九想到什么,突然抿紧薄唇不语,那双凤眸幽深不见底看着她。

半晌,他才穿上了衣袍,大步离开了坤宁宫。

皇后在床上躺了许久,直到外面传来了一个宫女的声音,才带着满脸笑容起身下了床。

一个宫女进来朝皇后行了礼,然后小声地说道:“皇后娘娘,您送的观音像还在容妃桌上摆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皇后她每天都想篡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若晨文学只为原作者囍千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囍千千并收藏皇后她每天都想篡位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