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树恒想了起来,上次跟踪通天高,遇到鬼打墙的时候,通天高打过来的电话号码就是这个号。

陈素素抱着头倒在地上,看起来十分痛苦,哭丧嚷喊:“不要接听电话……”

杨树恒哪里肯听她的,按下接通键,电话那头传来声音,这声音没错,就是通天高,通天高只说了一句话:“杨警官,你该醒醒了!”

该醒醒了?杨树恒想问什么意思,脑袋里忽然像打过了一道闪电,电流瞬间激触全身,杨树恒眼前全是空白,他似乎感到了脑袋里的血管在一冒一冒,跟心跳是一样的频率。

慢慢的,眼前的空白退去,这一去,视线里又都是黑了,杨树恒发现自己在地上趴着,客厅没有亮灯,一切都是那么的静,没有陈素素,没有悲凄恐怖的哭声。

杨树恒第一个反应就是,我睡着做了个梦?

这时,通往楼道的门“执拗”打了开,杨树恒看不见人,但听到了人的脚步声,有两个人进了来,然后门关上。其中一人在黑暗里说了话,他说:“我估计就是监视我的那个小王八羔子搞的鬼,他蹿得还挺快,不见他人。彬仔,你说有意思不?小王八羔子跟踪我,你跟踪这个警察……呀,我说话会不会吵醒他?”

那个叫彬仔的,看不见人影,太黑,他回话:“费话,我吐他身上的是什么针,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不让他醒,他铁定了不会醒。”

杨树恒听着彬仔的声音,似乎有些熟悉,但想不起来在哪儿听过。

另人说:“你看你是费这个劲干嘛,直接弄死他不就得了,还下功夫催眠他的意识。”

彬仔说:“你的脑子和你的名字一样,老土!他么的,这是谁,这是刑警,刑警死这,这不是找着让警察来查吗,这一细查,咱们多年来付出的心血,那不就全废了吗?”

杨树恒听得清楚,一个是保安老土,一个就是跟踪他的人,叫彬仔。而彬仔说的多年来的心血,却又是怎么回事?

老土问:“彬仔,今夜咱们还干不干?”

彬仔说:“干个毛,先让我把这该死的警察吓走,让他也相信这里有鬼,咱们才能安心继续干咱们的!”

彬仔向杨树恒走来,杨树恒没有动,杨树恒心想,肯定是我手机振动的时候暴露了目标,这个叫彬仔的吐麻醉针中了我身上,我昏迷了过去,听老土说,彬仔能催眠我的意识,难道我梦见的亮灯客厅和陈素素,都是彬仔给我的催眠?好家伙,彬仔还是个催眠大师!他把我催眠是为了吓走我,怕我发现他们多年来付出的“心血”,那他们多年来到底在干着什么不法勾当呢?

彬仔忽然打着手里的打火机,杨树恒急忙闭上眼,继续装晕,眼眯一点缝,窥视彬仔,火光中,彬仔的面部轮廓被照见,杨树恒明白了他为什么听彬仔的声音有点熟悉了,因为这个彬仔就是冯建彬,杨树恒在杨娜案发当天给冯建彬通过电话,见过照片,这个声音,就是彬仔的声音。

喜欢亡而复生请大家收藏:(www.ruochenwx.com)亡而复生若晨文学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亡而复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若晨文学只为原作者奘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奘郁并收藏亡而复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