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地的王送他们离开时,桥已经全都变成了白色,守卫们还兢兢业业地站在原地,风从湖面上吹过,送他们出来的男人一直在他们身后看着他们。

被人一直盯着后背看,确实是一种不怎么舒服的感觉,尤其是——他不确定此人是敌是友。

虽然所谓的鹿林等人声称自己认识宫相呈宁柏如,但就像是焦信说的,时已隔岁,人且隔事,过了这么多年过去,肚皮之下的心,又会变成什么样,谁能够说得清?

他们离开桥后,白桥在他们身后翻转,湖外又是热闹的市镇,傀儡小人在地上跳舞,烟火攀上高空,溪水中流动着银白色的细沙,盘旋在石柱上的龙静静地守护着这个地方。

宁天霄手中拿着印信找到了河边的渔夫,听到他们要在此时离开,渔夫略微有些惊讶:“不如明天一早再走如何?”

“我们已经耽误不起时间了,麻烦您了,现在出发。”

渔夫对着月光看了一眼王的印信,勉强点了头,让他们先去船上,自己则去买了一壶酒回来。

水底是银白色的细沙,仿佛漫天的星光沉浸在其中,过了一会不久焦信胆子大了点,趴在船上看着水面。

“这里看起来还不错,如果不是有那么多奇奇怪怪的东西。”

“这里名叫睡龙渊,听他们说,曾经有一条龙死在这里,这座城,就是在那条龙的尸骨之上建立的,那些石柱,就是龙背上的刺。”

“这么说,我们这是顺着龙的血向外走啊。”

宁天霄笑了笑,渔夫还没有回来,城中的烟火一阵比一阵热闹,今天似乎是什么节日,路过河边的人看到他们,有的脸上露出惊讶的神色,但没有在他们身边过多停留。

渔夫终于回来,脸上已经有了些醉意,他带了四只酒囊回来,各扔给宁天霄和焦信一个,终于开始撑船。

宁天霄没喝,焦信打开酒囊闻了闻,咽了口唾沫,也放在了船上。

他们从一座小桥下穿过后,河的支流像是血管一样分叉,延伸向不同的地方。

渔夫最后问道:“确定去息桥么?”

“当然,去息桥。”

渔夫选了一条路:“我在此地撑了十年的船,去息桥的人寥寥可数。”

“那边如何?”

“不如何,我也只是远远看过几眼,要说好,当然还是我们这里好了,这座城都已经快上万年了,就算别的地方都垮了,我们这座城也不会出事。”

宁天霄犹豫了片刻,问道:“你们的王......”

“怎么了?”

“你们的王即位多少年了?”

“差不多一两千年了,那时候我刚刚出生,他是个不错的王,至少在他在位的期间内,很少打仗。”

“他即位的时候,是多大的年纪?”

“这我也不太清楚,我们这里的人寿命很长——虽然我们也算不上人,不过这里到底是个以人为尊的地方,如果不是看在你是个人的份上,哪怕你拿着王的印信,我还是要问你要些报酬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宗门进阶宝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若晨文学只为原作者南风不尽北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风不尽北斗并收藏宗门进阶宝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