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沙:“若莲蕊拥有沾染了病魔的雮尘珠,她也用不着造出这么一个地方了,依她的品性,整个华夏大陆已经处在灾难之中。”

“必须取出来,否则它照样会变成病魔载体,雷同雮尘珠一样。

我最担心是有人故意为之,目的不明。在我手里好过在任何一个人手里。”

“好。”一人一兽心意相通,龙息包裹着雮尘珠隔绝它的气息不让它因为突然离开熟悉的环境而发生躁动。

花裴卿羽借着龙息化为无形的刀刃快速的挖出雮尘珠,此刻远在不知名的地方一个正在打坐的女子猛然睁开眼睛,雮尘珠被取出来了。

既然找到了正主,呵呵,千年前的仇怨,楼兰,该你偿还我的债了,我要让你亲眼看着我和于阗双宿双飞。

冰晶蝴蝶兰,那个美丽的成婚之所,由于阗亲手打造,它本该属于我,属于我!

花裴卿羽刀尖挑着雮尘珠,一时又找不到合适的盒子装载。

“我有办法。”鬼陌离双手飘着浓黑的气体,很快的一个黑色的盒子就被打开盖子递到花裴卿羽面前:“它能完全隔绝雮尘珠的气息,且只有你我能够打开。”

鬼陌离在花裴卿羽手上画了一道黑色的符。

花裴卿羽装了雮尘珠随手扔进碧玺之泪,要消除雮尘珠上凝聚的病魔,还要找到根源在何处才能彻底解决,否则这是一个可以覆灭人类的祸害。

花裴卿羽给萧容无殇喂了一小瓶南辞嘴里嚷嚷的好东西——昆仑山龙玉髓,据说是修炼之人都眼馋的稀罕物。

“鬼陌离,我有一事拜托。”

“我一直认为我们是朋友。”

“那我不客气了。现在青海,云南,吐蕃形势严峻,大漠国已经在边境线上横刀立马,就等莲蕊这股东风了。

所以想请你用特殊的法子带着萧容无殇即刻回到青海西宁都统府,也只有他才能扭转危局。”

鬼陌离点头。

花裴卿羽又看向已经化形为人体的长亭:“你的条件本候答应了。本候的条件是:你代表本候带领九龄堂医治所有患了莲蕊制造出来的瘟疫,做好边境防控。

配药之法我会写给你,你拿给九龄堂的负责人,他们自然知道该如何应对,施救。”

“我答应,我一定做好,决不借着你的脸给你抹黑添乱。”长亭保证。

花裴卿羽救得可不仅仅是人类,还有自己的子民。

“走吧。”

“你呢?”鬼陌离不动,担忧的看向花裴卿羽,他是鬼族之人,即使花裴卿羽是神主历劫轮回,但她现在是凡人。他也从未见过甚至书上也没有记载过一个凡人没有了心还可以活?

“花裴卿羽护短,大漠国轩辕皇室总要为他们的野心付出代价。”

“你一个人?”

“所以才要你护着萧容无殇,快快回去青海,调兵配合我啊!兵分两路,正好。华夏无忧,我才能安心行事。”

“你的身体?”鬼陌离急,声音急切,咆哮着,他才不关心什么帝国别的,他在乎的是花裴卿羽会不会是强弩之末瞒着他。

喜欢卿羽无殇请大家收藏:(www.ruochenwx.com)卿羽无殇若晨文学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卿羽无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若晨文学只为原作者与寂寞共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与寂寞共舞并收藏卿羽无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