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一冷笑,不理。

“华夏帝国是没有男人了吧,要一个女人做统帅,要女人上战场。知道女人该干什么嘛?暖被窝用的。”

“哈哈……”张狂肆无忌惮的大笑充斥整个战场双方。

雪国众将士大笑,有雪狼在,什么追踪箭法根本伤不了他们分毫。

雪一仰头大笑,比雪国人笑得更加张狂,花枝乱颤,笑得特别甜美:“华夏帝国最怂最痨种的便是女人,面对最痨种的雪国当然是由最痨种的女人来对付最痨种的男人了。今日就让你们见识一番,尝一尝只配暖被窝的女人把你们打的落花流水,丢盔弃甲,屁滚尿流的滋味。”

“是吗?雪一将军,你的粉嫩嫩的小舌头还在么?没被大风闪断了吧!无论你的语言有多么虚张声势,夸大其词都掩盖不了你就是一只小乳羊羔的事实。

华夏帝国九边候已死,九边还有何惧!且让雪国的雪狼们先饱餐一顿。”雪茉莉大喊,粗狂的声音传遍整个偌大的战场。

此人果然如小姐所说,有勇无谋力大无穷的莽夫,传闻他最喜欢的便是烹食他的姬妾。

他的暴喝,居然让万箭齐发的追踪箭法纷纷自空中半道坠落。

“朱雀大阵。”雪一娇喝:“匕首作战。”

与狼作战,只有依靠团结,只有近距离搏杀。

雪国,你太嚣张了,可知华夏的秘密武器红衣大炮还没有出鞘!

雪狼无所顾忌地撒腿如箭一般冲向面前鲜美可口的食物。

它们,太饿了,它们的雪狼王离开之前说了,此战,若胜,它们的家园将不再是雪国寒冷的根本不适合生存繁衍的冰寒之地,而是富饶丰美的华夏腹地。

雪一亲自擂响了战鼓助威。

雪茉莉取过长箭朝着雪一的背影连发五箭,眼看就要一一射中雪一地背心,却在第一支箭羽擦着雪一地甲胄之时被一纤纤玉手阻拦反射回雪茉莉。

“月一。”雪一地眼角余光瞄到月一,惊喜的在心里狂喊,眼眶泛红,不是因为月一救了她,也不是因为她愿意赴死。

她知道雪茉莉的箭羽对准了她,她是真想死的,她怕花裴卿羽在黄泉路无人伺候。

月一点头,拔出匕首冲向狼群。

雪狼四散开呈包围之势,近了,近了,张嘴就要去咬瞄准的猎物,远处却传来狼嚎之声。

雪狼们都懵了,在呆愣短暂的诧异之后放过口中的食物,透露出浓浓的好奇看向华夏将士,虽然疑惑不解仍旧迅速的回到雪国阵营,在雪国士兵的一脸懵逼中反噬雪国将士,饱餐。

面对突如其来的改变,震惊了做好准备拼命地死守太原,宣府二镇的将士们,他们疑惑不解的看向一团乱鬼哭狼嚎的雪国战场,又看向突然出现的救了将军的女子和男子,又看向让他们觉得“瞬息万变”形容战场的这个非常好的词语,怎么看怎么欢喜,怎么看怎么解恨,这就是奴役狼族的下场,活该!

喜欢卿羽无殇请大家收藏:(www.ruochenwx.com)卿羽无殇若晨文学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卿羽无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若晨文学只为原作者与寂寞共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与寂寞共舞并收藏卿羽无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