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西宇是姜绯重生的开始,缘来的尽头,而姜绯,是聂西宇内心封闭最深的柔软。

如果不遇到姜绯,他或许会一直麻木冷血下去,好在所有相遇都恰逢其时。

婚礼现场热闹而盛大,姜绯身为新娘备受瞩目,她在舞台上惯了,并无什么不适,反而在主持人说话时,能分神和旧日不幸做一番对比。

今天并不是和顾意迟在一起时的感受,虽然忙乱,但觉安稳,大概是因为聂西宇的缘故。

嫁对人真的很重要。

晚上举行完所有仪式后,姜绯先回到了别墅,聂西宇还要在晚宴上陪一些亲朋,姜绯本以为他会回来很晚,想自己先洗漱的,结果不到九点,聂西宇就挎着西装外套出现在门口,并没有喝醉,漆黑的眸子反而明亮清醒。

姜绯惊奇看他,“怎么这么早,你那些兄弟放过你了?”

“不知道什么愿意,大概是小崽子们被家长教训过,并不敢造此。”

聂西宇一天都被姜绯惊艳到,她虽为模特,台上风格多变,但从没有今天那么美,纯白婚纱穿在身上,是他此生心动的场景。

“过来。”

聂西宇想抱抱姜绯,后者却有些害羞,“先收拾一下吧,一身酒气。”

聂西宇却像没听到一样,主动走到姜绯身边,一把将人拉倒怀里,正想低头吻她一下时,一阵刺耳闹铃从床底下传来。

聂西宇僵了一下,皱眉,姜绯侧脸看向婚床,又看了看聂西宇。

“看来那些崽子并没有被长辈教育老实。”

聂西宇深深呼吸,闹铃响声不断,异常刺耳,他咬牙弯腰将床下闹钟翻出来,关掉闹钟后,上面还要一张纸条,“惊喜一”,聂西宇回头看向姜绯。

“看来不止这一个。”

“赶紧找一找吧,不然别想好过了。”

姜绯随手把头发拢起,翻箱倒柜,继二连三在屋内找到不下五个闹钟。

“婚礼时一个个笑嘻嘻祝我早生贵子,结果背地里恨不得我断子绝孙。”

聂西宇低头看了眼时间,两人把闹钟全部翻出来时,已经将近凌晨一点。

“看我明天收拾他们!”聂西宇咬牙切齿,姜绯担心闹钟找不干净,干脆搬到隔壁客房去睡。

隔日醒来时,姜绯睁眼先看到聂夫人,姜绯以为长辈要训话,立即睡眼惺忪爬起来,“要敬茶吧,我……”

不料聂夫人又把她按回床上,“累坏了吧?”

姜绯:“???”

“果然是好孩子,长辈说话都听进去了,我给你准备了营养师,你最近什么都不要做,只要调理身子就行,毕竟子嗣为重。”

姜绯张了张嘴,觉得聂夫人误会什么了,但又不好打断老人美意。

“西宇不听劝,一早就出去了,现在才九点钟,你要不再睡会儿?”

“不不。”

“没事的,我可不是电视剧里那种恶婆婆。”说着又笑眯眯递给姜绯一汤碗,“你要真睡醒了,就先洗漱一下,趁热把这个喝了,对身体好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千金归来:大佬要入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若晨文学只为原作者花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花梵并收藏千金归来:大佬要入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