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额、这个就比较复杂了,简单来说……”丁其羽又画了一张示意图,大致解释了一下四季交替的原因。丁其羽讲得通俗易懂,虽然有些细节的地方还需要消化,大体的意思却让围观的大家都听明白了,这下彻底点燃了大家的好奇心,七嘴八舌地抛出各种问题,丁其羽又一一解答了同窗们的问题,说得是口干舌燥。幸好丁其羽当年在高中没分文理之前,地理学得也是相当不错的,否则她还真的招架不住这么多细致刁钻的问题。

先生眼里迸发出狂热的火苗,拿着笔在手记上飞快记录下关键点,同窗们也是把丁其羽围得里三层外三层的,丁其羽担心挤着未晞,只能走到了堂前给众人继续讲。有些对天律完全不感兴趣的小姐们也都围了过来,纯粹来欣赏“才俊风姿”,连堂边侍立的青衣侍们都没有按捺住好奇心、加入了围观人群,眼看着一堂课都要演变成丁其羽的答疑课了,还在原位上坐着的人只剩寥寥几人。陆未晞看着堂上从容不迫的人嘴角弯弯,整个人都柔和了下来。云忆也没有过去,低着头在自己的书上默默写下了一些词句。嚣张郡主是落不下面子过去看,耳朵却是一直在听着那闻所未闻的新奇知识。谭瑜和张知遥二人不爽到了极点,虽然也有几分好奇,但是心下那份敌意远远盖过了好奇,谭瑜看着众人对丁其羽的赞叹崇拜终于坐不住了,不满地大声问道:“先生,这课您还讲不讲了?”

众人的热情被这声质问打断,周夫子脸上虽激动不减,却多了几分尴尬,暗恼自己忘了时间场合。丁其羽心里却万分感谢谭草包解救了自己,当下替面色窘迫的周夫子开口道:“抱歉先生,抱歉诸位同窗,耽误大家时间了。”又面向周夫子拱手,“学生方才所言不过是在别处看到的一些理论学说,我之前的疑问私下里再向先生请教也是无妨的,先生先顾着大家,讲内容吧。”

一席话说得是谦虚有礼,得体又中听,把错误都揽到了自己身上,给了先生台阶下。周夫子心里对她的赞赏更甚,回到堂上招呼学生们回去坐好,索性跳过了天地学说这一部分,直接开始讲天律中的其他内容。

“羽弟,太厉害了,哎、语言形容不出来了,这些奇妙的东西你都是从哪里看的啊?我以前从来都没听人说过!”陆未明凑过来些许,小声道,脸上满是崇拜。

丁其羽猛喝了几口水润嗓子,摸了摸额角,才不好意思地回道:“我无意间在一本书上看到的,觉得说得有理,就记下来了。未明兄快听课吧,别一会又被先生逮住了。”

“噗——被逮住的是你,不是我哦!”陆未明狡黠一笑、也不再问,继续听周夫子讲学去了。

丁其羽撇撇嘴,看着桌上的《机巧述论》一阵为难,手抬起又放下好几次,才被逮住还是不敢太嚣张了,最终收好了《机巧述论》和手记,乖乖撑着脑袋听了起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机缘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若晨文学只为原作者丝雨恒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丝雨恒山并收藏机缘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