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伯还来不及“力挽狂澜”,斜里的莲叶丛中果然冲出来一条船,撑船的姑娘这才看见面前横着的船,惊叫一声,使劲插下竹篙拼命减速,可是已经来不及停下,老伯也反应迅速刷的一篙子扎了下去,咬牙让船尽量在原地旋了个方向,随着“砰”的一声,两只小船虽然没有正面相碰,还是斜斜撞上了,船尾的姑娘一个没站稳,眼看着就要踉跄落水——

丁其羽一脚蹬住船舷稳住身形,下意识出手扶住了她,再定神一看,眼神交汇的那一瞬间,两人都愣住了…

竟然好巧不巧,是…是莲儿!丁其羽与仰着头一时间没反应过来的少女对视了片刻,看见少女澄澈得没有一丝杂质的双眸里,有“突然相见”惊喜、有“好久不见”的委屈,最重要的,是还没来得及掩饰的情愫,少女对心上人,简简单单的、执着的情愫。

莲儿只一眼,就认出了面前这个戴面具的人是谁。莲儿一直都是无比希望这双温暖的眸子里,能有自己的倒影。而此刻,分明就有…可惜她知道这一切不过是片刻的错觉,不想陷入这美好的错觉、让自己前功尽弃,莲儿轻轻挣开了被扶住的手,也没有招呼丁其羽,只是微微低下头抿着唇,粉色爬上了脸颊,小手绞着衣角,心里如小鹿乱撞一般。莲儿哪里会想到,自己独自出来看看莲叶荷花,居然会恰巧碰上阿羽的。原来,闯进莲花丛的“面具鬼”,说的就是阿羽吗?阿羽,坐船过来是要干什么呢…

手中的温度逃开,丁其羽心里莫名地升起了一丝怅然若失的感觉,默默收回手,视线却舍不得离开面前的人儿了。眼前的少女,白皙细腻的小脸上晕染着一层淡淡的粉色,低头含羞而笑的样子,直直击中了丁其羽的内心,她的心跳竟也跟着提了速,脑海里不禁浮现出了诗里的一句:“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象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

丁其羽这才知道,原来,根本就不是罗裙让莲儿从采莲姑娘中脱颖而出的,就算是换做初见她时那般打着补丁的破旧布衣,自己一定也同样能一眼就从人群中找到她。她,本身就是一朵六月菡萏,整片湖中最清新娇艳的一朵!丁其羽恍惚间,竟产生了一种,很想凑过去吻一吻她的冲动…

自从莲儿告白之后,丁其羽就一直在思考的问题,那没有分清楚的、有关“亲情”与“爱情”的界限,在怦然心动的一瞬间似乎就这样明了了…

丁其羽从前一直都把莲儿定义成“妹妹”、定义成亲人。也总是用这个理由、这个念头来遏制住自己对莲儿情感的发展,对莲儿的付出视而不见,把她对自己那样明显的好当做了理所当然。此刻,在这明明白白的怦然心动之下,稍稍一对比,所有的答案,就都明朗了。

丁其羽在来到异世之前,是有真正的妹妹的,她虽然是个不折不扣的“妹控”,假如看见妹妹阿音被别人追求,她确实会惆怅伤怀,但她也会别扭地祝福妹妹找到真正的幸福,而绝不会像方才与几个小伙子抢船那样,内心充满了难受、酸涩和对失去的恐惧,甚至冲动之下什么都没考虑、就冲上船来阻挠别人抢走莲儿了…正是因为潜意识里,莲儿和妹妹不一样,才会有了这么一出抢船做的戏码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机缘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若晨文学只为原作者丝雨恒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丝雨恒山并收藏机缘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