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家伙被傅如清从小摇床里抱到了她和丁其羽的床上,此时傅如清正坐在床边,轻轻摇着摇铃逗她玩。傅如清脑海里还回荡着父亲怒问她的“何苦?”,轻叹了一声,伸手牵住了小鸿影来抓摇铃的小手,纵使有苦,也是甜中带苦,精于商道的她,或许本就喜欢“趋利避害”,只尝到那些甜,就够了。

“猪头”丁其羽用袖子遮着自己的脸,快速溜入浮梦居,却被银粟姐姐撞了个正着。银粟随侍傅如清左右,陪着小姐去了傅府,当然也知道姑爷去哪里了,只是没想到出去的时候还相貌堂堂风度翩翩的姑爷,回来就变成了这副模样?!对姑爷非常不满的银粟赶紧低下头、略带尴尬地对丁其羽行礼道:“姑爷、您回来了。”实则嘴角有些压不住,内心都笑倒了,只不过银粟素来稳重,当然不能表露出“幸灾乐祸”。姑爷肯定是去将军府碰了一鼻子灰!看吧,没有谁会像小姐这般迁就她的荒唐之举的!

丁其羽很有自知之明,知道银粟姐姐现在也把自己“拉黑”了,客气地回应了一声,便迈着踌躇的步伐走到房门口,推门进了房间。

不敲门就能进来的人是谁,傅如清猜都不必猜。虽然无比担心丁其羽是不是挨揍了,但那点小委屈又萦绕在心里,所以她没有立刻回头,只是将穿得厚厚的、身体看起来胖了好几圈的小鸿影从床上抱到了怀里,护着她的脖颈后脑,低声问道:“回来了?”

丁其羽不知道清儿已经替自己跟岳父大人交锋过了,只道清儿是有些吃醋,走过去点头道:“昂、回来了。”

傅如清回头,这才看见丁其羽的模样,立刻抱着孩子站了起来,柳眉紧蹙,顾不上自己的委屈,急问道:“他们真的打你了?!”鼻梁包着白布,白布外是浓色的青紫,嘴也肿了,叫她如何不心疼着急?

“诶、清儿小、心。”丁其羽赶紧伸手扶住着急过来的母女俩,心下感动温暖,颇为不好意思地解释道,“额、未晞的大哥气、气不过打了我两拳,也不重,没、事的。”

“身上有受伤吗?”傅如清双手抱着孩子,没办法查看丁其羽身上的伤,只能仔细观察着她身上有没有异样。

“没、有没有,清儿晃心,就脸上一点、点小伤,已经处理过了。”丁其羽说得轻描淡写,本是想让如清不再担心自己的伤势,但傅如清听她这么说,稍稍放心的同时,想象着丁其羽在将军府的遭遇,心里又很不是滋味,为了陆小姐,受再多委屈和责难都没关系的是吗?

可是,再酸涩难受也已成定局,傅如清也如同陆未晞一样,选择了自我调节,问起她想知道的结果:“那,结果如何了?”

“嗯…陆将军和陆呼人松口了,基本上,是能成的。”丁其羽答道。不想让清儿多想,用了平铺直叙的语气,没有把自己高兴的感情色彩添加进去,也没有提及晞儿。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机缘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若晨文学只为原作者丝雨恒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丝雨恒山并收藏机缘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