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姨请丁其羽入内小坐,一边如实回答道:“漪儿的病经过好几月的调理,恢复得不错。现在望月之夜只要服下汤剂,她就能睡踏实了。之后每月需坚持服药,不出一年就会痊愈。”

丁其羽欣慰地笑了起来:“玉姨果然是天下第一的神医!”竹漪的病果真好了,在自己缺席的日子里,她至少在身体上没那么难受,丁其羽心里稍稍有了慰藉。

玉姨却似叹息一般道:“神医…就算能治得好十几年的顽疾,却医不了刻骨铭心的心病。”

丁其羽当然明白玉姨指的是什么:“玉姨,我——”

玉姨截过了丁其羽的话:“羽儿,你…你已经有三位夫人了。对于漪儿,你又是怎么想的呢?”现下没有旁人,作为漪儿的义母,既然要谈,就开诚布公地谈,也不必弯弯绕绕了。

“我…我放不下她。”丁其羽移开了目光,看着竹漪房间的方向,也说出了内心的想法,“我想…这可能是妄想…但是,我还是想和她在一起。”

玉姨已经看穿了丁其羽的想法,这几日的表现就可以说明很多问题了:“漪儿,或许同样放不下你。羽儿这般聪明,应该能感受得到吧。不过,以她的个性,最后会如何处置这一段感情,我不知道。”

丁其羽点头:“我明白。所以我会争取。上一次,是我辜负了她,这一次,我会把她好好地追回来。”

玉姨深深叹息道:“作为漪儿的义母,说实话,玉姨是不希望她与你在一起的。你的几位夫人,个个都是非凡出色的女子,漪儿她天性自由洒脱,在这样的环境下,怕是会受委屈…”

“不会的!我保证不偏袒任何一个人!”丁其羽着急辩驳,话是这么说,其实丁其羽心里也有些拿不准,玉姨有一点说得很对,竹漪不像清儿晞儿那样闺中的小姐,她天性就自由不羁。如果真的就这样将她束缚在飞羽别业中,要时时刻刻顾及自己与其他几位夫人的感受,或许本身就是一种委屈了…

但是丁其羽做不到就此放手,放手了竹漪就会幸福吗?丁其羽不信。说她自私也好,说她混蛋也好,丁其羽就想随着内心争取一回,这条情丝,她会好好护在掌心,绝不让它再因为任何原因折断!丁其羽不待玉姨继续说话,便表明了自己的决心:“我知道玉姨顾忌的是什么,若我真的能与她在一起,我一定会让她幸福的。”

玉姨见羽儿这边态度坚决,是不可能劝得动的了,也从侧面证明了羽儿对漪儿的真心:“羽儿既然心意已决,玉姨只希望你说到做到,不要再次辜负了她。”又想起这几日丁其羽被欺负的“惨状”,玉姨也安慰道,“漪儿她性子直,你要让她回心转意,难免要吃些苦头了。”

丁其羽倒是毫不在意地笑笑:“我让她受了太多委屈,只要她开心,这点小小的苦头,根本什么都算不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机缘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若晨文学只为原作者丝雨恒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丝雨恒山并收藏机缘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