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其羽笑,听云儿软软唤着自己“霁瑀”,真是缠绵缱绻、令人动心,更能让她完全进入琅寰王的身份角色,特别能体会到一种未婚夫妻之间的甜蜜感。丁其羽在丹暝山上与桀骜的赤霓都打过无数次交道了,一点儿也不怕温顺的踏雪,她伸手轻抚踏雪柔和的鬃毛,问马场宫人:“它应该很温顺吧?公主可是第一次骑马。”丁其羽自然是不容她的云儿有一点受到伤害的可能性。

宫人拱手道:“回殿下,踏雪十分聪慧、如有孩童之智,且脾性天生就非常好。马场所有的驭马师都在一边候着的,公主只管放心骑上去便是。”

“好。辛苦大家了。”丁其羽点头,伸手到忆然面前,“云儿来,我扶你上去。”

忆然往前迈了一步,又有些犹豫,平日里文静柔弱的人儿面对高大的骏马,即便是知道踏雪很温顺,也难免会觉得心里没底。

丁其羽鼓励道:“小心,来、你拉住这里,脚踩上蹬子。”说着便直接引着忆然的小手拉住马鞍处的银环,搂着她的腰轻轻巧巧就将身材纤柔的忆然托了起来,帮助她轻松骑上了踏雪。

踏雪原地踏了两步,垂下头去嗅马场上的土地,这种坐在高处脚踩不到实地的感觉让忆然顿生紧张之情,下意识拉住了丁其羽还没来得及撤走的手:“霁瑀——”就像是害怕她会丢下自己转身离开一样。

丁其羽心下柔软,回握忆然的手:“别怕云儿,我在。而且还有这么多一等一的驭马高手都在那边护着你的,放轻松。”

对上其羽阳光温柔的目光,赵忆然抿唇点点头,深呼吸一口气,终于松开了丁其羽的手,紧绷着身子一动不敢动地听其羽教她如何做。

“你这样……”方法都是竹漪曾经教给丁其羽的那一套,只不过…丁其羽的态度自然要比急脾气的竹漪柔和多了。忆然也万分乖巧地一一听清、全部照做。

“云儿小心些。”丁其羽确认忆然已经按正确的方法拉好缰绳,轻轻拍拍忆然的手背,又指了指马鞍前的银环,“一定,一定要抓紧这里,知道了吗?”

赵忆然点点头,听话地用手捉住了马鞍上为初学者特地装上的银环:“好…”声音弱弱的,一听就知道她现在紧张极了。

“哈哈。”丁其羽笑,让旁边候着的宫人都退远,牵起踏雪的缰绳往前迈了步。

忆然粉唇微翘,眼中浮现出一丝委屈和担忧,小心翼翼问道:“其羽是不是觉得我…很笨?”问到末处又小小倒吸了一口凉气,原来是踏雪稍稍扬起了头、吓了可爱的公主一跳,打乱了她原本就绷紧的心弦。

总爱自我否认的云儿又胡思乱想了,丁其羽回头冲她柔和一笑:“哪有,怎么会?云儿比谁都聪明、都勇敢。术业有专攻嘛,我初学骑马的时候,都不如云儿这么勇敢呢。”

“其羽是在颜姑娘她们的门派里学的骑马吗?”忆然又问道,似乎是想努力让自己放松下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机缘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若晨文学只为原作者丝雨恒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丝雨恒山并收藏机缘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