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呀,我骑马是跟竹漪…嗯、就是颜真,跟她学的。”丁其羽牵着一条缰绳,慢慢引着踏雪往前走,“她的神骏名为赤霓,赤霓可比踏雪要桀骜活泼多了,当时我生怕掉下马来,就紧紧抓着真儿,还发出一阵‘哎啊救命’的大喊大叫,把她给惹恼了~”为了宽慰云儿,丁其羽表情生动地夸大了事实。回忆起那些过往,丁其羽有些想念远在元京的竹漪,此生,一定要再和她同乘赤霓!自己和云儿即将成亲的事情,不知道竹漪看到之后会是什么表情呢?会不会一怒之下回了丹暝山呐?

其羽总是能冷静沉着地面对一切,怎么会大喊大叫?知道其羽是在宽慰自己,忆然却想象出了某人惊慌失措、大喊大叫的样子,不禁抿唇笑了。

丁其羽见云儿放松下来,由竹漪自然就联想到了传信的事情:“对了,云儿那里有收到恪兄的回信吗?”来棠国的时日并不长,两边都各自收到了对方传出的书信,但大乾那边针对之前的书信给出的回信却是这几日才到达大棠。是以丁其羽问的这“回信”,指的是忆然告知恪兄自己琅寰王身份之后,恪兄传来的回信。

丝毫不敢掉以轻心的忆然紧握缰绳,如实答道:“嗯,收到了。”

“那…恪兄怎么说?”丁其羽竖起耳朵,仔细来听恪兄对此事的评价。

“哥哥他…”忆然想起信中哥哥那句“原以为其羽会将我妹妹带回来,没想到他直接就拐跑了你。我这么好的妹妹要嫁了,真是便宜其羽那小子了!”绯红爬上了小脸。传给兄长的信件,是忆然经过细细思虑过后写成的,让兄长知道了其羽便是他未来妹夫的同时,又尽可能地保护了棠国皇室的机密,滴水不漏。

“嗯?”丁其羽以为是不太好的结果,忐忑地顿住脚步,踏雪也跟着她站住、在原地轻踏四蹄,“恪兄是如何说的?”

忆然想了想,小声道:“哥哥说,‘真是便宜其羽那小子了’…”用了兄长信里的原话。

丁其羽一愣,随即爆发出笑声:“哈哈哈哈!”

踏雪耳朵动了动,似是被丁其羽的笑声吓到,吐出几口气,不安地踏着步子,惹得它背上胆小的人儿紧紧捉着银环,惊慌地唤道:“诶、其羽~”

如撒娇一般婉转,又带着无措求救的可爱意味,丁其羽赶紧止住笑,替她稳好踏雪:“哎呀,我是觉得恪兄和我英雄所见略同!真是便宜其羽那臭混蛋了!”丁其羽从没开口问过忆然到底是如何与恪兄坦白的,无条件的信任就是如此,她根本不担心。

踏雪稳住了,忆然也稍稍定下心神,看着丁其羽道:“哥哥他、其实很开心。”

宝贝妹妹嫁了个“有妇之夫”,只能说是比原本嫁给未知的恶狼王、祸福难测要好一些,恪兄的心情真要形容的话,恐怕是十分复杂吧?丁其羽笑了笑,抬头望着忆然:“那…云儿开不开心呢?”踏雪果真能更称云儿的优雅高贵,此刻马背上的她,就像是纤尘不染、不谙世事、害羞可爱的精灵公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机缘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若晨文学只为原作者丝雨恒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丝雨恒山并收藏机缘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