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来,庭霜认识了柏昌意社交圈里的所有人。

1. 前妻

见到孟雨融是个意外。

那时候庭霜已经没在Freesia打工了,但周六的时候他还是经常跟柏昌意一起去那里吃早餐,甚至在那里养成了边吃早餐边看报纸的老年人习惯。

那天是个晴天,街风舒适惬意,他们坐在咖啡馆外的露天座位上,庭霜用小腿碰了碰柏昌意的小腿,说:“Papa,我还想要个鸡蛋。”

柏昌意放下报纸,准备起身去找服务员说。

可是他站起来后,却停在了原地。庭霜顺着他的目光看去,Freesia对面的玩具博物馆前站着一个推婴儿车的女人,同时也看着他们这边,还笑着朝柏昌意抬了一下手。

庭霜看向柏昌意,见柏昌意也朝她笑了一下,就问:“谁呀?”

柏昌意说:“我前妻。”

他们说话间,孟雨融推着婴儿车过了马路,走近了。

她笑着打招呼:“早啊——”目光转到庭霜身上,“绅士们。”

“早。”柏昌意笑了一下,还没等孟雨融继续说话,就说,“不好意思,我得先去找服务员加一个鸡蛋。”

孟雨融玩笑说:“这可不像你。”把人晾在一边,先去要一颗鸡蛋。

柏昌意看了一眼庭霜,目光带笑:“没办法,小孩长身体。”

庭霜有点不好意思,想说不用,可柏昌意已经走了,现在就剩下他和孟雨融两个人。孟雨融还带着孩子,他就去旁边搬一把空椅子,让孟雨融坐。

孟雨融笑着说:“谢谢。”

“不用。”然后/庭霜就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他有点尴尬地转开眼,刚好看到婴儿车里的孩子,这小孩是……

她的孩子。

她是柏昌意的前妻。

所以这小孩是柏昌意前妻的孩子。

那不就是柏昌意的孩子?

庭霜有了这么一个错误的思维定势,再看那婴儿,就怎么看怎么跟柏昌意长得像了。他受到了冲击。他知道柏昌意离过婚,有前妻,但是他从没有想过,柏昌意会有孩子。

孟雨融不知道说了句什么,他也没注意听,只能茫然地看向她:“……什么?”

这时候,柏昌意回来了。他坐下来,把蛋杯放到桌上,取出鸡蛋,边娴熟地剥壳边对孟雨融说:“这里早餐不错。”

孟雨融说:“我吃过了。”

柏昌意说:“在等博物馆开门?”

孟雨融点头:“对,这两天正好有事来这边,今天上午有空,就查了一下适合带儿童去的地方,玩具博物馆评价挺高的,展品很多,几乎涵盖了欧洲玩具的发展历史。”

柏昌意把剥好的鸡蛋递给庭霜:“Ting,你想去吗?”

庭霜接过鸡蛋,语气几近于找茬:“你觉得我是儿童吗?”

孟雨融还从没见过有人这么跟柏昌意讲话,但柏昌意的反应更让人吃惊。柏昌意竟然比了一个投降的手势,无奈笑说:“当然不是。我是,行不行?”

他说这话的时候眼神特别温柔,庭霜也不好意思继续闹了,但他心里又难受,只好低声说:“我想跟你单独说句话。”说完就往远处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你的距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若晨文学只为原作者公子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公子优并收藏你的距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