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满临产的时候,已经比预产期超了六天, 所以每一天都很小心在意。白天还好办, 江满主要担心半夜里发动了。

早晨她起床,发现内裤上有一点点血色, 江满便警觉起来。陈医生说, 见红就快了,一般24小时就该发动。

江满决定吃了早饭就先去医院等着, 省的真正发动时手忙脚乱。

早饭姐妹俩做的荞麦手擀面,肖秀玲昨天给了两根黄瓜, 切一根做汤, 打两个荷包蛋进去。她们现在只有三只鸡,江谷雨照例舍不得吃鸡蛋的, 两个荷包蛋, 都盛到江满碗里了。

“姐,我寻思,我们得想法子买点鸡蛋,就在村里寻摸着买。不然三只鸡, 一天两个、三个鸡蛋, 不够你坐月子吃的。”

“嗯,行。有愿意卖老母鸡的你也买下来。”

“姐, 今天这汤可真鲜, 秀玲姐说她自家种的一畦黄瓜, 我看我们院子里也可以种一畦, 现在种, 还能吃上秋黄瓜。”

“嗯行,就依你。院子里就那么点地方,都快让你种满了。”

“姐,你说这孩子,是不是个慢性子,咋还没动静呢。”

“急什么呀。快点吃,吃完了我们去医院。”

“……姐!”江谷雨丢下筷子跳起来,“你是不是要生了,是不是发动了,是不是肚子疼?不行不行,我们赶紧去医院。”

“没那么急,行不行?”江满用筷子指指她的碗,“我没肚子疼,别慌里慌张的,把你饭吃完。”

江谷雨又坐下,劈里噗通三两下把碗里的饭扒进肚子,便跑去找队长叔借毛驴车,匆匆走到门口又折回来。

“姐,你说我是先去叫秀玲姐,还是先去借驴车?”

“要不,你先去把秀玲姐叫来陪我。”

“哎。”江谷雨拔腿就跑。

等肖秀玲三步并作两步跑进来,一看江满还坐在饭桌前,慢悠悠吸溜着喝面汤。

肖秀玲松口气,有点好笑,哎了一声在她对面坐下:“你倒是还吃得香,可把我给紧张的。谷雨那丫头,火急火燎跑到我家说你马上要生了。”

“见红了。”江满喝光碗里的汤,笑着说,“秀玲姐你别急,应该没那么快。你来了,杨杨谁带呢?”

“他小舅抱去玩了。第一胎,你倒是还稳得住。”肖秀玲道,“很多人第一胎都容易慌。我那时候生扬扬,肚子一疼我就想哭,又不好意思哭。”

“我哭给谁听呀。你那时候有你家叔和婶陪着,我只能自己稳着,还好你来陪我。”

江满心说,肖秀玲生孩子的时候,有父母陪着,不光父母和弟弟,当时陆安平也在,也是寸步不离地在旁边守着。可她哭给谁听?肖秀玲也只比她大了一岁,江谷雨是她妹妹。

回到一百多年后,她穿越前,谁要跟她说她会生个孩子,男人没在跟前,还是在一个几乎谈不上医疗条件的乡镇小卫生院生,赌一百个亿她都敢,欧元。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七十年代穿二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若晨文学只为原作者麻辣香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麻辣香橙并收藏七十年代穿二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