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漪自己回去云门众人那里,云天行与唐晴依旧回到场中。

两人还未走近,远远便看见王二狗在那抡棍打人,打的不是别人,正是唐晴的哥哥唐青锋。

唐晴大怒,叫道:“死光头,你找死!”纵身飞掠过去,一把将棍子夺过来,反手一棍,将王二狗戳在地上,抡起棍子便要打,茶叔就在身旁,一把将棍子握住,道:“打一只狗尚且看主人,何况两只,看在茶某的面子上,饶他这一次吧。”

唐晴怒视茶叔,叫道:“放手,不然连你一起打了!”

茶叔道:“何苦呢。”

唐晴叫道:“放手!”

云天行也劝道:“把棍子放下,现在可不是胡闹的时候。”

唐晴知道自己哥哥的性命还要靠云天行维护,不敢不听他的话,撒了棍子,蹲下身去扶唐青锋。

见唐青锋衣服上被打得渗出了血,唐晴怒眼瞪向王二狗,道:“死光头,你下手可真够狠的,要不是看在云天行的面子上,我非打你个皮开肉绽不可!”

王二狗打得正爽,被唐晴一棍戳在地上,心里委屈,坐在地上也不起来,揉着眼睛假哭道:“母老虎,你冤枉我!又不是我要打,是师父叫我打的。我向来听师父的话,他叫我打,你说我能不打吗?”

茶叔听了这话,一口茶水喷了王二狗满身,嚷道:“什么都往为师身上推,为师几时叫你打他了?为师是叫你别打,等弄清楚了再打不迟,是你自己非要打的,又赖为师。”向唐晴道,“飞猪,你别他胡说,茶某不是这样不懂规矩的人。”

唐晴哼了一声,道:“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茶叔叹了口气,反手一巴掌掴在王二狗锃亮的脑门上,打得王二狗哇哇大叫,仍说是师父叫打的。

一旁的净念看不下去了,道:“出家人不打诳语,小施主既然也是佛门中人,为何要说谎话。刚才分明是你要打,你师父拦着不让,现在又推到你师父身上去,这可不是我佛弟子该有的行为。”

王二狗摸了摸自己的大光头,道:“老和尚,你看清楚了,我是光头,不是和尚。还有,就算是我自己要打他,也是看他暗中使坏,又不肯开口认罪,这才给他上了刑。衙门里不都是这样吗,只要是不肯认罪的,打一顿就都认了;要是还不认,那就说明打得不够狠。我打他也是想让他快点认罪,又不是因为别的,你们不谢我,怎么反倒还怪上我了。”

颜映月笑了笑,道:“小兄弟,咱们这里可不是衙门,不按衙门的规矩办事,他们喜欢屈打成招,那是他们腐败无能,咱们不能学他们,还是得按咱们江湖上的规矩来办事。”

王二狗坐在地上,抬头望向颜映月,第一眼便先看到了那对饱满的胸脯,不禁咽了口吐沫,心想:“我滴个乖乖,不知这位好看姐姐家住哪里,周边有没有湖,好想前往拜会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江湖听风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若晨文学只为原作者东方晓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方晓初并收藏江湖听风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