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沐风伸出手,将苏芷兰揽在怀中,嘴巴凑到她耳边,轻声安慰道:“好了,别哭了,小桃叶一定也不想你为她伤心的。”

苏芷兰只是哭个不停。

现在她知道,这世上有一个男人愿意为她去死,不会再自怨自艾。

可她也不会忘记,曾经那些孤独的日子里,是这个躺在地上的小丫头陪她‘同仇敌忾’,不断安慰她,开解她。

现在好日子就要来了,马上就能远远避开北齐的旋涡,与相爱的人厮守,可小桃叶却不行了,一得一失之间,苏芷兰都无法形容自己的心情。

她靠在卓沐风怀里,泪水沾湿了卓大官人的胸膛,捂住嘴巴发出呜呜的声音。

卓沐风抚慰着苏芷兰,瞥了小桃叶一眼,默默对这个活泼刁蛮的小丫头说了声对不起。不是我不救你,而是资源珍贵,你还不够格。

苏芷兰固然会因为你,伤心一段时间,但只要捱过了,时间会帮她冲淡一切。我也会时时刻刻陪在她身边。

所以小桃叶,你安心地去吧,一路走好。

长夜漫漫,月光透过结着蛛网的窗台,照亮了屋舍一角。那是一个废弃的石磨,连着粗大的木杆子,应该是磨豆腐用的。

屋外不时响起鸡鸣狗叫,更有蝉鸣阵阵,夏夜的微风偶尔吹入屋内,带来几缕沁人的清凉。

苏芷兰哭累了,几乎整个身子都倚在了卓沐风怀里,二人坐在稻草堆上,借助四周成排的草垛躲藏,靠着墙壁相依相偎。

不远处是面色灰白的小桃叶,从刚才开始,她的呼吸就渐渐弱不可闻,显然已到了最后关头,再不施救,只怕四星药材都没用了。

一缕月光穿过草垛,照在小桃叶的脸上,衬着那张阴气密布的脸,足以把常人吓坏。

但苏芷兰不仅没有害怕,反而扑了上去,颤着手抚摸小桃叶,好不容易止住的泪水又流了下来。

她永远不会忘记,这个忠心的小婢女是因为她而死的。

“主上?呵呵,不过是一个心狠手辣,只会利用女人的无耻之徒而已。自以为算无遗策,却令我的小桃叶惨死,你不会有好下场的!”苏芷兰泄恨似地自语道。

她却全然不知道,身后的卓沐风听到她的话,神情瞬间剧变,一下子坐直了身躯,挪到她身旁,假装平静地问道:“芷兰,你刚才说什么?”

苏芷兰仍陷在愤怒的情绪中,咬牙道:“芷兰在骂一个畜生!就是他,指使芷兰入了北齐后宫,并谋杀北齐大帝,不是那个人,小桃叶不会落得这个下场。”

当年在北齐的田猎大典上,卓沐风与苏芷兰私会,就问过对方背后指使者的身份,那时候苏芷兰心有顾忌,小桃叶也在一旁劝阻,所以卓沐风没有问出来。

但是此刻他忍不住了,一把扳过苏芷兰的肩头,郑重问道:“芷兰,那个人究竟是谁?他敢谋算你和小桃叶,我一定要杀了他报仇!”

见情郎为自己怒火熊熊,苏芷兰心中柔软,挤出一个笑容:“小贼,芷兰也想找到他,可是那个人隐藏太深了,一直都是小桃叶与他的人联系,再将消息传给我。芷兰偶尔听小桃叶说过,那个人自称主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少侠请开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若晨文学只为原作者青草朦胧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青草朦胧并收藏少侠请开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