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当流照君觉得有了转机的时候,命运总是会和他开个玩笑,告诉他,天命是不可违的,你的努力,你的渴盼,不过是镜中月,水中花。

自从金子陵离开后,流照君在教导了公子珵一部分剑法后,终究还是打算再做一次努力。毕竟曾经做出的改变也就在眼前,他不信,天命就真的那般不可违逆。

“汝又要去何处?修为还未恢复就敢到处乱跑,真以为苦境之中没有威胁汝的事物吗?也不怕汝师兄训斥。”疏楼龙宿是极不赞成流照君单独离开的,若是流照君恢复了半成功力他都不会如此阻拦,主要的是流照君连半成都没有恢复。

紫色的眉轻蹙,疏楼龙宿摇着团扇否决了流照君的辞行:“吾让公子珵带汝回道境。若是汝在吾这儿有任何损失,玄宗宗主不会放过吾,剑子也不会。”

“你也别将我当成什么琉璃娃娃。”流照君想要去的地方并不适合有人跟随,而且他也不认为这一路上会有什么危险,“龙宿,我真不会有事的。况且,若是我坚持要离开,你又能阻止?”

“哦?汝想一试?”这般挑衅,疏楼龙宿还真不怕,眯起的双眸狭长而狡黠,跃跃欲试。

“别闹了,我想去的地方不适合别人一同前往。”流照君自然知道疏楼龙宿的能为,也不欲给自己增加难度,“放心,我很快就会回道境的。”

“不去和靖沧浪他们道个别吗?”

已经站起身准备离开的流照君微微顿了一下,过了一瞬,又仿佛没有过停顿与迟疑:“不了,你帮我说一声吧。”

等人走了许久,疏楼龙宿依旧坐在凉亭中,紫色缀满珍珠宝石的华丽团扇在胸前轻轻摇着,拂过衣襟上的流苏,像是拂过心中千丝万缕的思绪。

一身玄袍,雍容贵气的忧患深就就在此时缓步而来,鎏金折扇握在双掌之中,不像平日一样打着扇。

“怎么?”低垂的琥珀眸子轻瞥,疏楼龙宿知道忧患深明白自己问的是什么,想知道的又是什么。

“那只鱼看着流照君离开了。”

忧患深垂着眉眼缓缓坐下,端坐着,信手为自己点了一杯茶。

这个结果真是一点也不意外,甚至还很正常,这就真的很无奈了。

靖沧浪连面都没敢露,只是默默地站在假山之后,看着流照君走远,连一声道别也未说出口。

忧患深对于靖沧浪说的“无缘”嗤之以鼻,不去争取,纯粹靠着内心的直觉就说他们“无缘”,忧患深还真没发现原来靖沧浪这般顺从“天命”。

“虽说流照君确实变了很多。”说到这里的时候,忧患深皱了一下眉,这般有些阴郁沉默的流照君实在是和他记忆中的样子判若两然,也不知不过才二十年不到而已,为何会这样?

“但靖沧浪却是也更加小心掩饰自己了。”

可不是?这两天绝不和流照君独处,绝对要有其他人在场才行,这般情状,真是让他看得好累。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霹雳]贫道只想当个安静的道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若晨文学只为原作者文武冠冕寂寞侯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文武冠冕寂寞侯并收藏[霹雳]贫道只想当个安静的道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