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已破,国欲亡,血脉亲人纷纷凋零,东莪虽身份贵重,但作为一名弱女子,面对这等情形,也不免芳心大乱,未知前途何在,身寄何方?

“东莪,你即生在爱新觉罗家,就应该为大清牺牲,怎能将自身安危置于家国之上?”多铎见东莪首先想到的是自身安危,正色道。

“十五叔,您在说什么?为大清牺牲?如今的大清还有何值得留恋?我阿玛、十二伯已经被那女人给害死,如今你也要被锁拿进京,难道咱们还要为她牺牲?”东莪闻言,不由诧异地问道。

“东莪,大清是你皇玛法建立的大清,不是布尔布泰那个毒辣女人的大清。唉,她虽然狠毒,但根子上她是爱新觉罗家的媳妇,还是自己人。她所作所为也是为了福临的皇位,所以,你阿玛、你十二伯再加上豪格之死,根子上算是窝里斗。汉人有句话说的好啊,‘兄弟阋于墙,外御其侮’,咱们怎么窝里斗,遇到外侮的时候,也是一致对外才是啊。”多铎道。

“十五叔,您这是打算把侄女儿献给朱由榔那个狗贼么?”东莪非常聪明,一下子就猜到了多铎的用意。

“东莪啊,大清的局势岌岌可危,若不给福临争取时间,大清会迅速败亡,这是不容置疑的。所以,如今能让大清喘口气的,只能是议和,暂时稳住局面。你说的不错,十五叔是打算把你献给朱由榔,不过,不是你一个人,而是两个人。”

“两个人?”

“对。你和我。”

“啊?十五叔,朱由榔好色,将侄女儿献上,即便不能拖延时间,或许不至于丧命,而您可是朱由榔最为痛恨之人,你去南京还有活路吗?”

多铎凄惨一笑,道:“那十五叔回北京就能活命了?福临明面上能护住十五叔,能防得住那女人的阴暗手段?十五叔对于汉人来说,的确是罪大恶极,杀了他们很多人,大明朝廷大约倾朝之人都会杀了十五叔以图后快。所以,横竖是死,不如自缚去南京,十五叔这必死之身算是朝廷献给朱由榔的一份礼物,或许能显示朝廷议和的决心。”

“议和?这等事岂是您能作主的?”

“自然不是我来作主。十五叔已经打定了主意,一会儿就拟个折子给福临,十五叔不回北京,去南京。一个大清第一美女,一个大明最恨之人,咱们爷俩作为议和筹码,份量不轻了吧?既为大清争取了时间,又去除了宫里那个老娘们的心腹大患,朝廷一定会同意的。”

“……”东莪望着多铎,一时间竟无言以对——她不知道对多铎此刻的想法是应该表达敬意还是感到悲悯。

心道:“家族利益,家族荣光,在十五叔的心头,竟占据如此重要地位么?去南京那基本上就是千刀万剐的下场啊!”

又想道:“不能托庇于十五叔,北京回不去,我大可以回到东北,回到老城,隐姓埋名了此残生,像普通人那样过活。可是,看现在这种情形,容得我做别的选择吗?难道生在爱新觉罗家,就得为家族牺牲?作为女人,这何尝不是一种悲哀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医国高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若晨文学只为原作者滴水世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滴水世界并收藏医国高手最新章节